遇一人白首

择城而居,偕人终老

征婚启事(瓶邪,花秀)

征婚启事

吴邪,男,40岁,杭大建筑学毕业,对中国历史和鉴定古董有颇深造诣,家庭条件优越,人际关系广泛,性格幽默,情趣高雅,摄影技艺高超,作家,曾有笔名关根,信仰佛教。

欲寻一位贤淑大方,优雅漂亮,不介意鄙人曾有重度蛇精病而现在又间歇性复发,伤疤较多和有一位“男朋友”(就是你想的那样)的妻子。

如果对以上全部满意可电话或微信联系。

电话&微信:1XXXXXXXXXX

然后电话铃声就没停,吴邪在接了许多个电话后第N次被询问是否不举这个高深的问题。

当吴邪再一次放下手机时,被询问了N+1是否不举后在征婚启事上添加了:

注:本人没有性功能方面的问题。

当晚接到一条短信

霍秀秀:

吴邪哥哥,我觉得你说的我都能接受,咱俩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又家世相当,我还不介意你有一个男朋友,

但是,我也有一个男朋友,不知你能不能接受?

可以的话明天咱们就去扯证吧!

张起灵&解雨臣:m9( `д´ )!!!!

70粉点梗

surprise!

我才吃个饭回来就到七十粉了,感谢各位太太们的支持。

想点梗就在留言或私信我,最好是瓶邪,如果是别的白首也尽量满足,尝试一下。

注:可能会拖很长时间,因为最近三次元很忙,老师过两天要检查作业,我还在补呢。

评论大胆砸过来吧。

论抹脖子这个动作还有什么深刻含义

这其实是看我们这里这两天下雨偶然开的雨村小脑洞,不过等我写完后雨也停了好几天。

庆祝有66粉了。太太们加油七十粉就点梗。

…………………………

隔壁邻村下了暴雨。

这对于一个在东南沿海而且还在雨村旁边的村庄来说,这样的暴雨一年不知道有多少回。这里独特的自然环境决定了他们在雨水中怡然不动。

可偏偏这次暴雨给浇出了问题。

实在是个意外。

于是胖子听了潇洒的丢下一句:“天真照顾好你家瓶仔和我家的鸡,我去隔壁凑个热闹!”

吴邪惊恐的拉住胖子:“别,胖爷能不能老实在家待着,万一你被水冲走了我上哪捞你去,您都一大把年纪了,老实在家待着,一会看着修空调。”

“行行行,胖爷不去了,我去镇上买点存粮过两天下雨出不去门还有东西吃。”

在吴邪阴森森的目光注视下,把自己已经成排位的老祖宗又咒死了一遍后,胖子吭吭的开着拖拉机出门了。

说是邻村,中间其实隔了一座山,两村的交流是靠紧贴山的小土道进行的。胖子如愿以偿的开着拖拉机看了个热闹。

进屋时,张起灵并不在家,空调还在地上放着,吴邪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胖子,“隔壁村子咋样啊?”

胖子讪讪笑了笑。不小心被看穿了……

“小哥呢?他去哪了?”

“不要转移话题,胖爷,隔壁村子咋样啊?”

胖子看逃不过,晦暗不明的看了两眼吴邪,然后面容狰狞的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吴邪猛地喷出一口茶,“全挂了,”找出纸巾擦擦嘴,“没听隔壁大娘说过啊?”

胖子恨铁不成钢,天真这孩砸,教不了了,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咋又天真的二次方了呢?

又把手放到脖子前比了比,“水——水!”

“啊,水这么深啊,臭胖子,有话就不能直说!”

吱呀一声,张起灵进到院子里,看着莫名撕吧到一块的两人,同时看着他。然后竟也高深莫测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吴邪心道,你们俩今天是跟我玩死神来了吗?修空调的老头是不是去隔壁村游泳淹死了?

然后张起灵背后一个欲站在他肩膀上的鸡🐔喔喔喔的被摔到地上。

胖子&吴邪如释重负的“唉~”了一声。

假如你不小心看到第一张照片而点了进来,那么对不起,接下来的内容可能会触目惊心,那样美好安宁之下,掩盖的是无数损失。

你也可能想不到这是暴雨河水肆虐的第三天的天空,与农田,而第一张和第二张图片正如此美好,什么都还未发生一样。

再往后看则能瞧见,自然露出他的爪牙,那是一条通往一个村庄的道路,唯一一个,在中间断裂两次,我看到一次,而另一个还在更深处,路基在图片中能看见,全部中空。而这个村庄与外界连接的三座小桥全部冲垮。

入目皆是疼痛,我们所看到的是道路道路冲毁,房屋进水,木耳菌袋随河流淌,玉米黄豆被土,表面附着一层厚厚的沙土,淤泥;但我们所感受不到是受灾人民的惶恐,巨大的损失。

所幸,我遇到的人们都很乐观,在微信朋友圈上一个视频则很好的诠释了这点:视频照着随流水逝去的黑黑的木耳菌,有人在一旁说“拜拜木耳,我也救不了你,一路走好!”

我也是其中一个,河水水位暴涨冲坏了堤坝,绝口,改道,使我们被迫在半夜转移,但没有人员伤亡。

从这一点上看,世界还是爱我们的,但他的爱却无法顾及其他农作物。

写本文也不是为了诉苦,只是单纯的记录,毕竟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十几年,头一回看见这么大的雨,也正如你所见(一图,二图),阳光依旧明媚,有的没被洪水肆虐的农田,还是那么生机勃勃。

河水漫道,车辆不行,白首这里快要被雨冲死了。

但愿今晚是个平安夜。

只是关于盗笔一个小小的问题

最近在码大纲时突然出了一个问题,仔细把原著扫了一遍后仍不求解

就是吴邪说一句什么,解雨臣马上就能知道他是吴邪(就算是相貌不一样,也能认出来)或者与吴邪有很深的交情。

各位太太们给个主意,谢谢。

占tag表示抱歉。

论如何用英语说祖宗以及不同人的祖宗不同这个问题

吴邪:我打算去外国深造,你们觉得怎么样?

黑瞎子:徒弟,雅思托福过了?

吴邪:废话。

胖子:天真,你也要镀上一层海龟的壳了?

解雨臣:你英语口语行吗,我可从来没看你说过。

吴邪:你们想多了,我好歹是正经本科毕业的。不信你们考。

解雨臣:救命怎么说?

吴邪高叫:help!

一旁的和周公交流心得的张起灵睁眼,扫了一圈,看到吴邪安好,又闭上眼睛。

解雨臣:行,你的九门第一准则①在外国还能使用。打扰一下?

吴邪:excuse me

解雨臣:你好。

吴邪:hello!how do you do,这个胖子也会说。

解雨臣忽然邪魅一笑:祖宗怎么说?

胖子和黑瞎子来了精神,到很好奇吴邪会怎么答。

吴邪:monkey,不过这个是针对小花你的。

又转头对胖子说:不过,你的可能是pig。

解雨臣和王胖子如遭雷劈,眼中🔥火苗渐盛。

吴邪不动声色的往张起灵哪儿移了移,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张起灵:大师兄,二师兄,我是沙僧,他是唐僧,那里还有一个眼神不太好使的黑龙马,我们可以开个新副本——东游倒斗记。

PS ①九门第一准则:遇到困难要第一时间找朋友帮忙。 寻求帮助其实是世界上第一技能,拥有这样的技能的人,几乎可以做成任何事情。 发动技能的上一个技能叫做不要脸。
——摘自《十年之约》

顺便庆祝粉丝破六十,等到七十粉时再点梗吧,所以各位太太们要加油。(其实真实原因是怕无形中又毁了梗。)

建党节快乐,不知众多太太中有没有入党的。

瓶邪小段子

转载一篇好友的文,伪更一下,证明我还没有陪杨大爷一块挂了。

顺便提前为择城中考提前鼓气。

希望所有中考的太太们中考顺利。

择一城终老:

1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张先生,你这么闷,又不爱说话,听你说一句情话简直少得要命,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你愿意陪我一生就当做是对我的告白吗?”
“……我愿意”

2

“小花,你说我们怎么会这么孤独?”吴邪靠着栏杆手里拿着一杯红酒,眼神迷离的问着。

“因为站得太高了吧。”解雨臣顿了一下,“发现一切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每个人都孤独的像一座城,把自己关在里面,把别人关在外面,互不相信。”

“因此我们才想找一个可以信赖的人、一个可以依靠的人,所以我看上了黑瞎子你看上了张起灵,不对吗?”

3
千寻
当吴邪感到一道光从自己眼前闪过时,如释重负的笑了笑,然后便有人突然将他拥进怀里,他在那人的耳边说“小哥,我就知道不论我在哪里,你都会找到我。”

曾经黑瞎子告诉他:

--“小三爷,你知道在蛇沼塔木坨沙暴时我和哑巴的搜索范围有多大吗?”

--“So?”

--“我和哑巴第一个找到的人就是你,我到现在也搞不明白,他是如何第一个找到你的,你当时所在的位置既不是离我们最近的,也不是最好找的,可他偏偏第一个找到的就是你。”

--“你想说什么?”

--“不管你在哪里,哑巴一定会找到你……一定会。”

胖子也和他说:

--“天真啊,你记不记得咱们从张家楼出来后,小哥什么时候走的……就在你醒之后,没错吧?”

--“小哥当时早醒了,为什么那时候不走呢,就为了等你醒来后再走,小哥只是为了你心安。”

好像他当着我的面走,我就不气了?

吴邪又恍惚想到他在广西被猞猁咬滚下去时,小哥慌张跑来时,他的欣喜。

吴邪伸手回拥张起灵,拍了拍他的后背,下巴搁在张起灵的肩膀上,似是用尽全身力气说出一句:

“我相信你”

4
意义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本以为自己经历了生死,走过了那么多地方,见过了各种朝代各种各样的人,已经能够看清生活的本质。
唯一没有看懂的,就是那个男人。
曾经他说过,意义这个词本就没有意义。我想说,如果没有你,我的余生,我曾做过的那些事情都毫无意义。
由《我可是你故事里那个人》改编

@遇一人白首


【瓶邪哨向】three 2

白首仔细看了一下,把three 1改了一下。
把原文的最后一段:

档案室。

密密麻麻的各种文件,关根扶着书架一本本浏览,然后拿出自己需要的,又到监控室拿U盘拷贝下所有他被关着,受刑的录像,然后对张起灵说:“快走!”

张起灵在长长的通道中飞奔,背上的关根指导着(关根:看看我是一个多么靠谱的GPS。
张起灵:……我觉得他的言语里充满对我的讽刺。)

改成了下面的:

关根匆匆忙忙关上门, 在密密麻麻的各种文件寻找,关根扶着书架一本本浏览,然后拿出自己需要的,又到监控室拿U盘拷贝下所有他被关着,受刑的录像。

走到张起灵面前“sir,你的目的是什么呢?我可不认为吉林塔首席会这么有空,亲自来救一个向导?”

疑点太多,向导虽然重要,但也没重要到这种程度,要救,白塔早派人了,现在来,倒更让人相信是一个骗局。

“吴邪……”张起灵皱了皱眉。

关根像是收到什么震惊一样,突然转身,看了好几眼,又用精神触稍过了好几遍,发现没有人才平静下来,大口的喘着气。

“老兄,没必要这么骗人吧,吓唬人也不带这样的。我身后可没人。”显然向导和哨兵的思维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哨兵这时倒不说话了,只是低头在想什么。

“咱们做笔合理的交易,精神结合如何,我需要对我的安全拿到最大保障,待我安全后,再解开便是,如果你要对我有危险也保证不会动我的不是。何况,我感觉这笔交易你赚的多,你都这么大了,塔里应该早给你找了吧,可惜你现在还是一个人,相容度太窄了,找不着了吧。”

“不如,咱俩试试。”关根试探着伸出一根精神触稍,向张起灵的精神屏障贴去,出乎意料的是,另一头精神触稍迅速伸出紧紧缠住关根的精神触稍。

“看来虽然我们性格不合了些,信息素还是很配的。那么合作愉快。等我回到白塔时,再解开喽。”

张起灵在长长的通道中飞奔,背上的关根指导着(关根:看看我是一个多么靠谱的GPS。

张起灵:……我觉得他的言语里充满对我的讽刺。)

three1也改了,可以接上文看看通不通顺,不行我接着改。

会不会觉得进展太快,其实老关认为暂时结合张起灵不会对他做什么,毕竟哨兵对自己的向导都有很大的保护欲,已结合哨向是不可能伤害自己的另一半的。


…………………………


2

关根转醒时,阳光穿过黑布照到眼底,被敷在黑布下的眼睛眨了眨,才意识到:这个闷油瓶真贴心。

他关在地下这么长时间,眼睛是不能见强光的,会被灼伤,他自己都忘了这码事,哨兵居然还记得。

这样,有个哨兵,到也不错。

不过,他的哨兵现在去哪了?

关根并没有着急去找人,而是原地找了棵树靠在树干上,安心的坐在阴凉下,等人来找他,以他现在这个状态出去在森林里浪,简直找死。于是打了个哈欠,准备再睡一觉。

“呆呆呆 呆呆呆 呆呆 呆呆 呆 呆 呆呆呆呆呆 呆 呆……”

原本较为安静的林子里,不知何处传来不知名生物的“悠扬的歌声”,婉转悦耳,余音绕树,掷地有声,气势雄壮,此曲只应天上有……才怪呀。

关根在树下表示不能接受,“小满哥,咬死他!”小满哥从空中跳出,落到关根身侧,顺着关根手指的方向冲了出去。

其实如果他只是一直“呆呆呆”的话,关根倒是能接受,只不过此人“呆呆”出了节奏,抑扬顿挫,难听到关根这个理科生根本接受不了。

很快林子又恢复了原来的安静,关根坐在树下伴随着和煦的风逐渐要睡着了。

“汪!汪汪!”“靠,你敢咬我,我告诉你我长这么大,只被姓吴家的狗咬过!”

关根被突然而至的声音惊醒,一下子跳起来,不过限于身体的情况,外人看只是上下抖了一下。他扶着树站起,朝声音的地方移动。

而在林子另一头张起灵也听到了,快速向这边跑来。

关根站定,看着小满哥被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骑在身上,小满哥的牙还在黑眼镜的胳膊里。

“那么,从今天开始,除了姓吴家的狗,再记一只关家的狗。”

黑瞎子正准备狠狠教训一下这只咬他的蠢黑背,然后感觉有人靠近,就听见了
这句气人的话,立刻抬头一看,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眼睛覆着一条黑布,穿着一身病号服……

“张海客?你不是张海客,你是谁?”黑瞎子从小满哥身上起来,走到关根跟前,挑起他的下巴,长得很像啊。“还是个向导,张海客是个哨兵。”

关根觉得自己被一个疯子当成大熊猫,仔细研究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整个人往后退一步,挣脱开黑眼镜的手,一拳招呼到黑眼睛的脸上。

当然打不到,黑瞎子微微一偏身子,就躲开了,然后拽住关根的手一把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用胳膊勒住关根的脖子。

小满哥早就自己窜进了精神图景,哪里会出来,那他关根就只有被勒死在这的可能性了,不过他典型忘了一个人,他的哨兵。

黑瞎子从关根身上的病号服上发现了些不得了的东西,(并没有),一个大写的花式“W”,把关根的脖子嘞得更死了。

“哦,原来是汪家的啊,我说呢……”黑瞎子眨了眨眼,伸两根精神触稍摸摸,“哑巴来了,不如把你给他处置吧。”

关根虽不知他嘴中的“哑巴”是谁,不过也突然想起他新找的便宜哨兵要来了。

于是两人都一脸期待得等着张起灵的到来。

造成了张首席一来就看到了两双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他愣了一下,有点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三个人同时开口说,却被关根抢了先:“首席,你就看着你的向导被别人搂在怀里?嗯?”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蕴含着巨大的信息量。让黑瞎子呆愣了一下,而关根就趁这个空挡,一脸深痛恶觉的狠狠踩了黑瞎子的脚,头猛地往后一仰,挣脱了黑瞎子的束缚,转身伸出两根手指要戳他的眼睛,不过看到墨镜后,又将手收回,退到张起灵后面。

黑瞎子捂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的看着关根“哑巴你速度够快的呀,我才几个小时没见着你,这么快就勾搭上向导了,怪不得我刚才觉得有股熟悉的味道——我还以为你一辈子也碰不上向导了呢?”

张起灵轻轻点了一下头,把他身后的向导拉到怀里。

“你来找我我干什么?作为吉林塔首席我不认为你这么有时间啊?”

“嗯,我来看看你死没死。”

“我去,哑巴你跟谁学的,外界传我死了?”

张首席歪了歪头,“解雨臣被你徒弟软禁在北京塔里了。”

“苏万这小子要造反,不跟你说了定好飞机了吗,我现在就回去”

“……”张起灵把关根用公主抱抱起,和黑瞎子一块向林子外走去。

……………………………………

待到关根再醒来时,是在一辆车上。

不再像白天时关根可以靠钻进来的阳光隐隐约约看清东西,碍人的小黑布成功的遮住了关根的视觉,“应该是天黑了。”他在心里默念,然后把布条扯了下来。

车窗外漫天星辰,银河若隐若现,两侧的树木飞速倒退才告诉着关根车在行驶。很久都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天空了,关根默默的在心里想。

然而,事实是很多人都很久没见过这样的天空了,随着人类的科学技术发展,伴随而来的是无数污染。关根仔细想了想,他在白塔三年,星星从未见过,每个月都是数有几个蓝天的。

那么上次见到这样的天空是什么时候呢?

好像是很小的时候,坐在一个房子前的台阶上,数星星的,是什么房子?好像是一个嗣堂……“嘶——”果然脑子没好前不适合想事情,容易头疼。

身旁出现布料摩擦的声音,关根转头一看,赫然就是他新收的哨兵——名副其实的闷油瓶,还没有烧饼看着吸引人。闷油瓶此刻正看着他,“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一点头疼。我把你吵醒了吗?”关根面上一副关切,实则心里小人早就闹翻了天,我去,这睡觉也太轻了吧。然后又突然想起一件事,

“之前太忙碌只顾逃命了,还没有好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关根,白塔毕业生,A+级向导,多多关照。”

“张起灵。”哨兵的回答满足他高冷的人设。不过关根亲眼所见,哨兵在听他说介绍时,眼睛里仿佛装着星辰大海,在听到关根时瞬间黯淡无光,仿佛在期待什么。

“张起灵?你真是吉林塔首席?那我们现在要去哪?为什么要乘车,而不是和那黑眼镜一样by plane呢?”

“嗯,去吉林塔,不想被人发现了。”

汗😓,“那到了叫醒我。”看了眼窗外的星辰,“准我在星辉斑斓里放歌吗?晚安。”然后翻了个身,接着睡觉。

PS:521快乐各位亲们,实在太困了明早再发点备注吧,晚安。


记录花开,第一日。

樱桃树已经结成了小花骨朵。

北方的春天在这时才体现出来。

希望我能坚持到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