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一人白首

© 遇一人白首 | Powered by LOFTER

小时候的作死日常

1

小孩子是很神奇的一种生物,有着非凡的气运,使得他们可以顺利活到现在。

没错那就是我和 @择一城终老

2

女孩子在小的时候有许多五颜六色的发夹,里面是金属外面是一层漆或者塑料壳,还会粘一些小配饰像小熊、海豚等等。

于是,我和她就干了一件我现在想都不敢想的事:把一个小夹子夹在了墙上的插座里,一边夹还一边手持夹子在插座里摇晃,惊呼好好玩耶!说着还不过瘾顺手又拿起另一个夹子打算往另一个里面放……

至于我为什么还好好活着,大概是因为四姨夫及时到来看到我和她在作死,对我们骂道赶紧拿下来,以后不许往里放了啊!!

我和她还是懵懵的,不知道为什么天降此祸,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顿骂。

如今回想...

破百粉了,撒花撒花!

今天一打开老福特就看见了,正好昨天体育加试也满分了
so,双喜临门,很开心!

根据老福特的惯例,同志们可以准备点梗了
cp可以是周叶、喻黄、瓶邪
评论里等着你们呦!

【雨村小番外】忘·吴邪忘事篇

我又来更文了 @择一城终老

1
人年纪大了,就很容易忘事情。

2
“天真,别忘了半个小时后叫我熄火。”

胖子在炖一只鸡,一只不小心让雨一浇冻死的鸡。

这只鸡曾经也是一个王者,明明是自家的鸡,却偏偏喜欢往隔壁飞,搞得隔壁鸡飞狗跳,赶都赶不回来。吴邪胖子又和这隔壁的大娘关系不好三天两头打架,于是这只鸡🐔经常成为战争的导火索。但是它也十分尿性,每天晚上太阳一落山,又扑扑腾飞回来,往鸡窝一卧,看着听话的很。

胖子在家时经常骂它“不知廉耻,往隔壁飞个什么劲,不知道隔壁的跟咱在冷战期间吗?”

而吴邪的解决方式十分简单粗暴,让小哥抓住鸡的脚,吴邪拿绳子捆住,和小满哥一块拴在墙边。

但这仍不能阻...

雨村小番外·发福

标题又名《论肚皮大小和年龄是否成正比》

考完试的我又回来了,哈哈哈(虽然好像又没考好)。

以下正文↓

吴邪感觉自己年龄大了,身材开始发福了,经常双手放到肚子上来来回回揉啊揉。

雨村得益于它的名字,一年四季都多雨,而通常在这样下雨的天气里,像吴邪和胖子这样的老人家都腰酸背痛,选择在家泡脚,一边泡一边闲扯犊子。

吴邪又情不自禁的开始每天例行的揉肚子,左三圈右三圈,时不时还捏几下,然后一脸忧愁。

“天真,你泡个脚你多愁善感啥啊,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跟个林黛玉似的,”胖子看见吴邪的手无意识的抚摸肚子,“别揉了,你看胖爷我的肚子,我从来都是放任肚子随意增长的,要不然哪来现在的神膘护体!”

胖子...

去年英语老师告诉我们的一个在网络上看到三行情书,说要我们好好记住,以后可以用来追人。

话很糙却很真实:没有你,我不开心……

很棒的一个梗。

字好像有点难看。

黑花小段子

这只是我装作更新的一篇文(划掉),图片来自网络,由图片引发的脑洞。

日常 @择一城终老 ,更文了!

以下正文

黑瞎子和解雨臣每天在吃饭后都会散步聊天消消食。

但是今天不同以前的是,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唠嗑时,突然牵扯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前任。

“你以前在德国后来又回了国,不论内外你这张脸应该都很吃香吧。以前还有传闻黑爷一夜yu十女,你之前找了好几个,我遇见你可是初恋,然后就直接让你给拐坑里头去了。”

夜晚街道上LED灯照亮了解雨臣一侧的脸庞,另一侧隐入阴影,显得晦暗不明。但黑瞎子觉得他家的花儿一脸漫不经心的打量他,手中的蝴蝶刀已经停不下来转动,在手里飞舞,似乎在看把哪块肉割下来比较好。

似乎这时候再不表明态度明天的太阳就见不到了。黑瞎子摸摸鼻子默默地想。于是一脸正气、理所当然的说:

“你还好意思说,我找一个不是你,再找一个不是你,那可不得一直找嘛!”

解雨臣勾了勾嘴角,微微抬了几下下巴,意思明确:你接着编,我看你能编到哪里去。

“再加上花儿,你在我之前也有好几个绯闻男友女友,都上纲上线到谈婚论嫁了,so咱俩这事就算抵消了。你说怎么样?”

心之何如,有似万丈迷津,遥亘千里,其中并无舟子可以渡人,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

                                 ——三毛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没有人能帮你,只有自己一个人苦苦坚持。

也希望自己坚强一点,渡尽千山万水,成功到达彼岸。

【白菜论坛】论那些年我们被塞狗粮的日子

论一棵白菜倒追猪十年后两个人终成眷属最后天天撒糖?

择一城终老:

1L楼主
今天是隔壁家吴白菜的生日,我带了一些礼物给他送去祝福。但是,那个村的张起猪简直丧心病狂!顺便科普一下,吴白菜是白菜圈出名的帅哥,性格还好,结果被猪拱了…
2L
占楼围观,看楼主这架势是被虐了吧
3L
哈哈,我看见外面的那个生无可恋的白菜怕不是楼主你吧?
4L楼主
是的,正是在下。
5L
我也好想找男朋友
6L
楼上看我怎么样~
7L
两位歪楼了
8L
说起来我认识那个张起猪,他在我隔壁(我是猪)每天张起猪都早出晚归的,有时候还带回来一棵白菜,他俩早就在一起了。
9L
楼上好像知道什么的样子
10L
请开始你的表演
11L
我是8L
张起猪在我们猪圈也是...

DM高中的日常

我又来开新坑了,提前一天发当作给大邪0305的生贺吧。

1

吴邪数学考试又没及格。

2

这其实并不是什么稀奇事,甚至有人在学校论坛上开了赌注,吴邪数学考试能不能及格。

然后,没有一个人赌他能及格。

3

有一天吴邪的数学考试突然及格了……
尴尬,然后数学组的老师们集体围着吴邪的这张卷子进行剖析,最后结论是:
这张卷子太简单了。

简单到吴邪都能及格。

然后各位数学老师就去自己班教训不及格的同志们。

站在走廊里就听见好几个班老师都在教育学生们。

4

“吴邪都及格了你有什么理由不及格?”

“吴邪数学都及格了你有什么资格不努力?”

“同学们,我知道你们都以为自己考得很好,但不要沾...

【瓶邪】压岁钱

1

每逢佳节必伤财。

这是吴邪在准备明天给大伙压岁钱时最大的感受。

2

这实在也不能赖他,因为吴邪最近手头紧,全部的身家全还了十几年前的债不说,去年又和胖子他们寻找失踪的南瞎北哑,今年又打算买个楼……

所以他把头发快抓秃了也没想出来如何从紧巴巴的裤腰带里剪下来一段做压岁钱。

拆了东墙补西墙他也不是没想过,不过他原来以为家徒四壁莫过于最落魄,结果最后发现没有墙才是最大的悲哀。

压根就没有东墙怎么拆!拿啥补?

3

压岁钱过年长辈给晚辈,或者晚辈给家里老人。

一筛选家中正好有两个。

胖子,闷油瓶。

4

胖子倒好打发,他不相信拍着肚皮天天和村里的妇女扯着犊子,一个成天想当妇女...

新年快乐!

三次元里希望考上梦想的高中,在开学前补完作业。

二次元里希望的得到更多太太的关注,把自己的许多脑洞码出来。

新的一年打算开新文,到时候多些喜欢

论盗笔众人十年后对吴邪的评价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其实并没有,这个只是与好友 @择一城终老 一起日常讨论cp出来的成果。长时间不写文码的颇为艰辛,刚快写完又错手给删掉了,所以才这么晚现世。

ooc可能会有,so还是当笑话看一看吧!

三字评价

张起灵(长久地注视吴邪然后面无表情):你老了。

吴邪(脸上笑嘻嘻心中mmp顺带问候张家的老祖宗):……(我该说什么)

解雨臣(上下打量后皱起眉头嫌弃地说):你丑了。

吴邪(脸上笑嘻嘻仍然心中mmp顺便盘算下次何时和胖子再挂在小花的办公室门口):……你也不赖。

胖子(看着笑得和小满哥一样蠢的吴邪惋惜地说):你傻了。

吴邪(抄起一把韭菜):死胖子,你再说...

【瓶邪哨向】three 3

在混沌中沉浮,模糊的光影混乱的闪烁着,最后定格下来是一个艳阳天,眼前开始越来越清晰,却仍无法聚焦

面前站着一个十分高大的男人,真不是说谎,按照他一米八一的身高来看,那个男人的身高保守估计得有姚明那么高,关根开始想何时他认识这么一个巨人了!

“姚明”好像一直再说什么,语调微微上扬,于是关根就一气儿乱点头,不管说什么我都答应,单看身高我都搞不定他。“姚明”走了几步,又倒头回来仿佛不放心一般,拿着什么一直在他眼前晃,关根强忍下怒火“叔,我不瞎,不用在我眼前晃手。”当然没说出口,在“姚明”对他这样那样又这样完事后,“姚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满意的走了。

……

空气中漂浮着被爆晒后的尘土满天纷...

头一回感觉到这么明显的震感,中国地震网好给力啊,才震后十分钟,资料就全出来了

征婚启事(瓶邪,花秀)

征婚启事

吴邪,男,40岁,杭大建筑学毕业,对中国历史和鉴定古董有颇深造诣,家庭条件优越,人际关系广泛,性格幽默,情趣高雅,摄影技艺高超,作家,曾有笔名关根,信仰佛教。

欲寻一位贤淑大方,优雅漂亮,不介意鄙人曾有重度蛇精病而现在又间歇性复发,伤疤较多和有一位“男朋友”(就是你想的那样)的妻子。

如果对以上全部满意可电话或微信联系。

电话&微信:1XXXXXXXXXX

然后电话铃声就没停,吴邪在接了许多个电话后第N次被询问是否不举这个高深的问题。

当吴邪再一次放下手机时,被询问了N+1是否不举后在征婚启事上添加了:

注:本人没有性功能方面的问题。

当晚接到一条短信

霍秀秀:...

70粉点梗

surprise!

我才吃个饭回来就到七十粉了,感谢各位太太们的支持。

想点梗就在留言或私信我,最好是瓶邪,如果是别的白首也尽量满足,尝试一下。

注:可能会拖很长时间,因为最近三次元很忙,老师过两天要检查作业,我还在补呢。

评论大胆砸过来吧。

论抹脖子这个动作还有什么深刻含义

这其实是看我们这里这两天下雨偶然开的雨村小脑洞,不过等我写完后雨也停了好几天。

庆祝有66粉了。太太们加油七十粉就点梗。

…………………………

隔壁邻村下了暴雨。

这对于一个在东南沿海而且还在雨村旁边的村庄来说,这样的暴雨一年不知道有多少回。这里独特的自然环境决定了他们在雨水中怡然不动。

可偏偏这次暴雨给浇出了问题。

实在是个意外。

于是胖子听了潇洒的丢下一句:“天真照顾好你家瓶仔和我家的鸡,我去隔壁凑个热闹!”

吴邪惊恐的拉住胖子:“别,胖爷能不能老实在家待着,万一你被水冲走了我上哪捞你去,您都一大把年纪了,老实在家待着,一会看着修空调。”

“行行行,胖爷不去了,我去镇上买...

假如你不小心看到第一张照片而点了进来,那么对不起,接下来的内容可能会触目惊心,那样美好安宁之下,掩盖的是无数损失。

你也可能想不到这是暴雨河水肆虐的第三天的天空,与农田,而第一张和第二张图片正如此美好,什么都还未发生一样。

再往后看则能瞧见,自然露出他的爪牙,那是一条通往一个村庄的道路,唯一一个,在中间断裂两次,我看到一次,而另一个还在更深处,路基在图片中能看见,全部中空。而这个村庄与外界连接的三座小桥全部冲垮。

入目皆是疼痛,我们所看到的是道路道路冲毁,房屋进水,木耳菌袋随河流淌,玉米黄豆被土,表面附着一层厚厚的沙土,淤泥;但我们所感受不到是受灾人民的惶恐,巨大的损失。

所幸,我遇到的人们都很乐观,在微信朋友圈上一个视频则很好的诠释了这点:视频照着随流水逝去的黑黑的木耳菌,有人在一旁说“拜拜木耳,我也救不了你,一路走好!”

我也是其中一个,河水水位暴涨冲坏了堤坝,绝口,改道,使我们被迫在半夜转移,但没有人员伤亡。

从这一点上看,世界还是爱我们的,但他的爱却无法顾及其他农作物。

写本文也不是为了诉苦,只是单纯的记录,毕竟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十几年,头一回看见这么大的雨,也正如你所见(一图,二图),阳光依旧明媚,有的没被洪水肆虐的农田,还是那么生机勃勃。

河水漫道,车辆不行,白首这里快要被雨冲死了。

但愿今晚是个平安夜。

论如何用英语说祖宗以及不同人的祖宗不同这个问题

吴邪:我打算去外国深造,你们觉得怎么样?

黑瞎子:徒弟,雅思托福过了?

吴邪:废话。

胖子:天真,你也要镀上一层海龟的壳了?

解雨臣:你英语口语行吗,我可从来没看你说过。

吴邪:你们想多了,我好歹是正经本科毕业的。不信你们考。

解雨臣:救命怎么说?

吴邪高叫:help!

一旁的和周公交流心得的张起灵睁眼,扫了一圈,看到吴邪安好,又闭上眼睛。

解雨臣:行,你的九门第一准则①在外国还能使用。打扰一下?

吴邪:excuse me

解雨臣:你好。

吴邪:hello!how do you do,这个胖子也会说。

解雨臣忽然邪魅一笑:祖宗怎么说?

胖子和黑瞎子来了精神,到很好奇...

瓶邪小段子

转载一篇好友的文,伪更一下,证明我还没有陪杨大爷一块挂了。

顺便提前为择城中考提前鼓气。

希望所有中考的太太们中考顺利。

择一城终老:

1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张先生,你这么闷,又不爱说话,听你说一句情话简直少得要命,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你愿意陪我一生就当做是对我的告白吗?”
“……我愿意”

2

“小花,你说我们怎么会这么孤独?”吴邪靠着栏杆手里拿着一杯红酒,眼神迷离的问着。

“因为站得太高了吧。”解雨臣顿了一下,“发现一切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每个人都孤独的像一座城,把自己关在里面,把别人关在外面,互不相信。”

“因此我们才想找一个可以信赖的人、一个可以依...

【瓶邪哨向】three 2

白首仔细看了一下,把three 1改了一下。
把原文的最后一段:

档案室。

密密麻麻的各种文件,关根扶着书架一本本浏览,然后拿出自己需要的,又到监控室拿U盘拷贝下所有他被关着,受刑的录像,然后对张起灵说:“快走!”

张起灵在长长的通道中飞奔,背上的关根指导着(关根:看看我是一个多么靠谱的GPS。
张起灵:……我觉得他的言语里充满对我的讽刺。)

改成了下面的:

关根匆匆忙忙关上门, 在密密麻麻的各种文件寻找,关根扶着书架一本本浏览,然后拿出自己需要的,又到监控室拿U盘拷贝下所有他被关着,受刑的录像。

走到张起灵面前“sir,你的目的是什么呢?我可不认为吉林塔首席会这么有空,亲自来救一个向...

【瓶邪】前前后后1~2(three的补充)

打开后莫要惊慌,不是白首又开了一个坑,这个只是对three的补充,所有我编不进正文里的小故事都会补充在这里,包括three的之前的番外

1  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①

“认不认识张家人?”

“不认识,我认识姓张的只有原来住在我隔壁楼上的楼上的窗户处可以看到与我们楼紧挨着的对面的那个房间的对门,住哪儿的人姓张,但我不认识他,听说在我是向导前去世了。”

“……”求老汪头的心理阴影面积。

“认不认识张起灵?”

“吉林塔里优秀的S级哨兵,张家现任族长,未结合……”关根就像说过无数遍一般流畅的说出来,他深刻的记得,当时讲课的白塔老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坐在下面的一脸痴迷的迷妹们。...

【瓶邪哨向】three 1

1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正巧赶上了。       
                              ——张爱玲

那么再次遇见你,是我的荣幸。

……………...

【瓶邪黑花】+昨日生贺

我说我才醒你们信吗,我也不信。

生贺 我也不知道起什么名

2

隔壁黑花组一床甜蜜,衣服裤子撕了一地,大床躺着几乎全裸的两条白斩鸡。

这时,吱咯一声,我们的背锅侠警察叔叔又来开隔壁的门。

如果在你上床时突然进来许多个人,那么请现在求一下黑花二人的心理阴影面积。

(后拒解雨臣揭秘,其实黑瞎子被突然而入的人差点吓得差点萎了。

黑瞎子表示并没有。概不承认此事)

黑瞎子一脸阴沉的看着来者,却没想到来的警察大叔比他底气还足,嗓音洪亮的来了句:“好哇,今天有抓到一对嫖的。”

然后黑花二人瞬间懵逼了,what,我们可是祖国根正苗红的好青年,不会这个。

然后花爷起身,下床走到衣服前翻来翻去,...

【瓶邪】我也不知道起什么名(送给择城的生贺)

庆祝 @择一城终老 在n年前的昨天破壳而出。

以下正文。

0

一通电话打破了本属于夜晚的宁静,清脆的女声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

“谢谢警察叔叔,你们一定要快去,否则我怕他们……”

电话刚落,银铃般的笑声便放肆起来,祝你们有个美好的夜晚。

1

咔哒(开锁声),吱啦(开门声),噼里啪啦(走进房间声)。

吴邪同志一脸懵逼的看着从房间里多出的几个人,然后僵硬的又看了眼坐在旁边张起灵,什么情况?

然后两人眉来眼去,面部狰狞的(并没有)交流着。

“小哥,这穿警服的大叔是来找谁的?”

“……”不知道,不是我。

“那你说的是我喽,我最近也没出去惹事啊。”

“……”张起灵选择闭眼,你还知...

【黑花】半面妆「上(0~1)」向哨,短篇,he

0

解雨臣坐在梳妆台前,拿颜料细细涂满整张脸,拿起一旁的毛笔蘸了些油彩往脸上一笔一划的涂抹,暖色调的灯光下,解雨臣这一张花花绿绿的脸倒也生出一股妖冶的美丽来。

不管别人是怎么看的,反正坐在一旁的黑瞎子是感觉,自己找的一个貌若天仙的哨兵老婆简直太值了。

“花爷,让瞎子来画两笔呗。”黑瞎子饶有兴趣的看着解雨臣的脸。

“滚!你给我画走形了怎么办,到时候我可不想洗了重画。”洗掉油彩是一份很麻烦的活,各种卸妆水往脸上糊,实在麻烦。

于是,解雨臣回头阴森森地瞟他一眼,想动老子的脸,没门。

1

解雨臣站在北京塔首席哨兵的办公室里的阳台上,一只手扶着栏杆,漫不经心地望着下面在训练场操练的哨兵,...

【瓶邪】论烟筒倒了小哥应该干什么

吴邪捂着鼻从屋子里跑出来,咳嗽了几声,看着浓烟呼呼从屋里冒出来,心想:卧槽,这不科学,气压也不低,怎么这烟还换了个方向走,难道它今天还想散散步?

扶着老腰看了看屋里,又看了看没烟宠幸的烟筒,转身到墙根拿梯子,上房!拜访一下罢工的烟筒同志。

当心血来潮的吴邪上房之后,房顶的瓦均表示热烈欢迎天真无邪同志,各位兄弟们鼓掌👏,一阵阵噼里啪啦,吱硌吱嗝,让在房檐上的老吴极没有安全感,难道我这么沉吗?

而事后,吴邪看着倒在一旁的烟筒,心想,我连碰也没碰着,咋就能倒呢 。不过是准备拍拍看看哪儿堵了,结果烟筒很给面子的顺着他拍下去的手,“bang”倒在房顶上,震得吴邪底盘不稳,一屁股坐在房顶上不说,...

朝发夕至,路上十年,坚定写作的目的是为了来者,勇往直前而不重蹈覆辙。

——《十年——从改变电视语态开始》的前言《朝发夕至 路上十年》 孙玉胜

突然在阅览室看到这样一本书,叫《十年》一瞬间就想到盗墓笔记,而当我看到前言时,突然想到吴邪路上奔波十年,好想对小三爷说一句:

“你辛苦了”

【瓶邪】论吴邪需不需要漂亮这件事

从生物角度上讲,雄性一般比雌性更漂亮,颜色更加鲜艳。

如,开屏的全是雄孔雀,公鸟比母鸟更好看,雄狮脖子上炸开的毛,而雄性长得漂亮色彩鲜艳是为了求偶……

但,胖子突然起身拽着吴邪往后退了几步,指着吴邪说:

“那凭啥我和吴邪长得跟上辈子同时得罪了上帝,啥圣母玛利亚,和如来佛是的呢?”

吴邪睁大了双眼,转过头以幽怨的眼光看着胖子,果然人老不招怜爱了,六七年前胖子还说他: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这两年也开始嫌弃他了,不过,谁跟他那张跟破产清算单的脸一样啊!

刚准备张嘴喷胖子时,瞎子张口来了句:“胖子,你不懂,雌性一般长得都很平庸甚至磕碜,但小三爷不需要长得漂亮,因为小三爷不需要求偶啊...

【瓶邪】关根的书,吴邪的述

以下「」内的是老吴想说得,但不属于老关书里的。

《背影》老关的影集,中间插有文字,图片就不插了,可以百度上找。

有bug可以告诉我。

@择一城终老 更文了

……………………………………

《背影》

我一个人怀念我们仨,怀念我们的风华正茂。

「在斗里的风光岁月,地下的风流倜傥」
                          ...

【瓶邪】城(短篇 完结 he)

1

“我曾讨厌带纽扣的衣服,因为只要我第一颗纽扣系错了,接下来的每一个纽扣都会系错,可是,我只有在最后才能知道,原来我错的如此离谱,所有的纽扣都要重系一遍。”

可是谁会给我们机会重新来过啊,从系下第一颗纽扣开始就已注定了结局。

2

如果张起灵是一座城,那吴邪认为他是一座很小的城,小到只能容下他自己和一个他。

2003年2月1日。

吴邪初见张起灵时是在三叔家楼下,他为龙脊背开着小破金杯匆忙赶来,正巧撞在他身上,吴邪匆忙间往后退正巧不小心又踩上块石头,身体一晃,向后仰去,吴邪一看不对拼命挥手让自己不要倒栽葱过去,然后张起灵便看到吴邪的身体弯一个十分惊人的弧线,随后重心不稳向自己扑来。...

【择一城终老,偕一人白首】张海客番外·论小邪与小闷如何联手大炸水淹海客房

一篇文我写了三天也是够了,这懒癌是没招了。
人物可能会有ooc,剧情可能会有bug,见谅

………………………………………………………………
1

张海客不喜欢吴邪。

这是在张家外家传遍的消息。只要一提到吴邪,张海客立即脸黑,皱眉,身边有种若有若无的杀意;小张哥瞬间眉开,眼笑,拉你到墙角讲一讲当年旧事。

2

那是很久以前了,久到张起灵根本记不起这件事来,一直到小张哥又跟他讲述了一遍,他也只有一丁点印象。

那是在张家放野之后,张家因出了一些小问题,让放野后较好的一批孩子暂时住在张启山处。

张大佛爷家大地大权利大,看着孩子不多,就分了一人一间院,不过也因这样,最后遭殃的也只有一人,没有祸害到

【瓶邪】择一城终老,偕一人白首3

大张哥会有ooc,本文大张哥的出场突然觉得好少,再出来就是结尾了耶

∴不喜勿喷,请点左上角

………………………………………………………

     张起灵寻到吴邪时,吴邪一身白衫正坐在吴家堂口的桌子上,眼睛盯着坐在座位上的女人,哦,不对,是小女妖,因犯了被人举报而到此处来。

     说来也怪,除了人界外的其他五界,天界、修罗界、魔界、妖界、鬼界中少有外界生物,而人界却意外的人鱼混杂,啥玩意儿都有,半夜吓人的小鬼,魅惑人的小妖,赤着脚的大仙(这个可能是骗子,吴邪几乎见一个打一个,打到他承认为止,从小在天界长大...

【瓶邪】Love never dies. 01

01

“喂,谁呀……啥,小花,今月亮真圆。”不知喝了多少的小三爷已彻底忘了今晚是阴天别说月亮,星星都没有更忘了他家花爷的威淫,大声的冲手机喊去。

“吴邪,你在哪呢?是不是在酒吧?”听着吴邪的话就能想到吴邪现在一定是醉醺醺的躺在沙发上,听着别人鬼哭狼嚎,然后一杯杯往自己肚里闷。

“嗯嗯,你怎么知道的,今天年终总结,部门里决定去happy一下,说谁都不能缺席,不对,我没给你发短信吗,呀,短信没法出去,失误,我在miss酒吧,晚上一会你来接我呀!”坐在沙发上的吴邪露出被胖子称为无比天真的笑,像个啥子一样一个劲的点头,根本忘了隔着个屏幕的解雨臣看不到这一说,也忘了如果让解雨臣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估...

【择一城终老,偕一人白首】 齐羽番外 轮回·似

原来打算发完结局后再发的,不过因为有些事提前放了出来,等发完结局情节就能接上了。

………………………………

     齐羽在天界出生时,在九门掀起了一小股风波,齐铁嘴看产婆手里抱着个刚出生皱巴巴的娃娃,乐得不知怎样好了,面部表情剧烈波动着,不知喜乐。产婆笑着对这位已经娃爹说:“恭喜八爷,是为公子呢!你来抱抱看。”

    喜当爹齐八爷颤抖着接过娃娃,拿手指轻轻抚过娃娃的脸,不过却在看清孩子的脸时,瞬间脸色变了几番,最后还是脸上止不住笑意。唤了几个下人对他们说:“准备一下,一个月后为齐家新出生的小公子办满月宴。”

 ...

择一城终老,偕一人白首 番外


“明日,你便去人界吧,在哪里建设吴家在人界的分部吧。”

当吴老狗把这个消息告诉吴邪时,吴邪心里是喜乐交加,他是很喜欢人间,比这冷冰冰的天界要好很多,但这种建设人间分部的事似乎不适合他这种散漫的人干吧,五门的能人这么多,要他冲到前头干什么。

他不知道与此同时上三门的张大佛爷,下三门的霍仙姑,齐铁嘴,解九爷,均派了小辈和心腹前往人间,天界要乱,唯有这样才能留下一丝生机,于是张起灵,吴邪,霍秀秀,黑眼镜,解雨臣下凡。

早在此前张家的小张哥,三门李四地,四门陈文锦,五门吴二白,吴三省,七门霍玲,九门解连环等已前往各界建设,力求在这场风波中存活。

第一梯队早在他们认识到当时的危机时就已经失败了,...

【瓶邪】择一城终老,偕一人白首2

2
        吴邪听到黑瞎子突然严肃的语气,扶着腰从床上坐起,抬手用灵力封住了整个房间,黑瞎子也如吴邪一般用自己的灵力封住了整个房子,吴邪抬眼直视他的眼睛,收起了一脸笑意,顺手拿起了床边黑瞎子来时泡的茶,压压惊。
“前段时间,我这位尽职尽责的师傅手欠为你占了一卦,结果发现了大事情。”
直到十年以后,黑瞎子将这段历史娓娓道来时,才发现很多很多年以前,盘马老爹预言是正确的,
——“ 你们两个在一起,迟早有一天有一个会被另一个害死。”
而吴邪今日的选择,注定了他今后的结局。
……
“不许对小哥说任何关于这个预言的事。”
“我要说不呢,小三...

烟火(短篇,新年贺岁,瓶邪)

很多人第一次见到张起灵时,都认为他不食人间烟火,
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而吴邪则相反,
他带着满身烟火,
奔赴人间,
绝无仅有,
色彩斑斓。
“小哥,我今年送你的礼物都在你面前,不许摘掉眼布,我让你摘你再摘。”吴邪站在张起灵面前威胁道,顺便摸了两下脸,吃吃豆腐。
“嗯。”
吴邪走向前,点燃一片烟花,然后一边向张起灵走去一边对张起灵大喊:“摘吧!”
张起灵睁眼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场景,吴邪迎他而来,身后烟花绚烂。
“满意吗?亲爱的张先生?”
张起灵将他一把拥入怀里,贴在他耳边说:
“吴邪,你是我生命中最繁华的烟火,给我带来一世繁华。”
“新年快乐。”吴&张

【瓶邪】择一城终老,偕一人白首 1


1
        “小三爷,这杭州可真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黑眼睛看着趴在床上的吴邪,脖子上和胸口处疑似还有一个个“红草莓”,“昨晚生活很滋润啊,小三爷!”
        “滚!师傅来这只是来看徒弟笑话的吗?还有,徒弟愚笨,请师傅说人话。”吴邪在说“说人话”咬牙切齿,黑眼睛毫不怀疑,如果他的乖徒弟能起来的话应该此刻已经抓住他衣服了果断炸毛了,可惜……
        “四处漂泊的哑巴张......

【瓶邪】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01

第一卷 相思
我原以为时间可以带走一切,但没想到我对他的思念经历了十年仍未磨灭,我好想你,张起灵……
1   相思

今天天气不好

王盟一走进门就看到自家老板穿着白衬衫西装裤,一看就是刚应酬完,竟然站在小铺子的桌前,心想老板这么忙还帮我看店,天下红雨了吗,走进一看,桌上摆着笔墨纸研,老板正低头一圈一圈在砚台上磨这手中这块墨,气氛有些不太对,王盟果断停下脚步,老板最近有些怪还是不要靠近的好。突然发觉裤兜里有东西在震动,连忙转身走到外面接起电话,“王助理,有人在堂口非要见佛爷,怎么也拦不住,怎么办呀,他还说他是霍家人”王盟轻声答道“是霍家外家的吧,赶出去,佛爷这两天心情不好,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