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一人白首

择城而居,偕人终老

【瓶邪哨向】three 3

在混沌中沉浮,模糊的光影混乱的闪烁着,最后定格下来是一个艳阳天,眼前开始越来越清晰,却仍无法聚焦

面前站着一个十分高大的男人,真不是说谎,按照他一米八一的身高来看,那个男人的身高保守估计得有姚明那么高,关根开始想何时他认识这么一个巨人了!

“姚明”好像一直再说什么,语调微微上扬,于是关根就一气儿乱点头,不管说什么我都答应,单看身高我都搞不定他。“姚明”走了几步,又倒头回来仿佛不放心一般,拿着什么一直在他眼前晃,关根强忍下怒火“叔,我不瞎,不用在我眼前晃手。”当然没说出口,在“姚明”对他这样那样又这样完事后,“姚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满意的走了。

……

空气中漂浮着被爆晒后的尘土满天纷飞的味道,热,非常热。

关根这会一打眼,倒是能看清自己在哪里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南方的小土道。额,穿越了?周围连棵树都没有,自己就这么赤裸裸的站在阳光下,怕是一会儿藿香正气水都救不回来自己。于是打算找一棵大树或一家店铺避暑。

走了两步,走不动了,他的手动不了了,回头一看,自己的手被一根粗粗的大绳捆在道边的电线杆子上了。

=͟͟͞͞=͟͟͞͞(●⁰ꈊ⁰● |||)

what情况,手还变小了,关根再看自己的身体,我去,一个乳臭味干的娃,这一觉醒来,还反老还童让人给捆上了。

郁闷往杆子旁一坐o(´^`)o。不开心。

……after a long time

傍晚,太阳落山。

“姚明”回来了,满脸懊恼,一路小跑,关根看清他的脸,才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估计下自己的身高,再看看男人的,好像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高。

“大侄子,三叔对不起你,把你扔这儿一天。”

“……”你还知道我被捆了一天。

男人一看他神情,连忙说“三叔请你吃盐水棒冰,想要多少都给你买,不过这事儿咱俩可说好了,不许和家里人说,外人就更不行了。”

“好吧。”好什么好,看我不去家里参你好几本,几根冰棒就想给我打发了,贫贱不移,威武不屈,我是个有原则的人。但是他说出的却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场景突然一黑,

……………………………………

一瞬梦归人间,关根如起尸一般直接从床上坐起,他看见床边站着一个男人,还看着格外眼熟,说不出名的眼熟。

张海客到没有被突然起床的人吓到,淡定的看床边的心电图,精神力探测仪等,摆弄一会儿后,又看到关根心安理得地又躺了回去,并问了一句:“这哪儿啊?”

张海客头上挂下三条黑线,心中无数草泥马奔腾。

这向导,真特别。

当他在指定地点看到自家首席回归,准备汇报这段时间吉林塔及地方各塔的情报时,他看到张起灵又探回车内,抱了一个人下来,还是公主抱,抱的还是一个活生生的男向导。

这让张家的老家伙看到了又不知作何感受。

之后说的话让他更惊悚,“他好像神游了,把他叫回来。”其说话的语气就像是说“我家熊孩子在外面,把他叫回来吃饭一般简单。”

什么时候把神游的向导拉回来是像切白菜那么简单。向导神游后的死亡率高达99.8%,另外的0.2%要不是伪神游,要不就是医生救得快。

然后这小向导在睡了一天后就醒了,因为他听说了自己的的情况后说出了一句“我就睡了一觉做了两个梦,哪有神游那么严重”,且醒了后不关心发生了什么关心自己在哪里,这是反射弧太长了吧。


被朝鲜的疑似核爆爆出的文,存了快两个月的稿子,得赶紧发,不然就来不及了。

头一回感觉到这么明显的震感,中国地震网好给力啊,才震后十分钟,资料就全出来了

征婚启事(瓶邪,花秀)

征婚启事

吴邪,男,40岁,杭大建筑学毕业,对中国历史和鉴定古董有颇深造诣,家庭条件优越,人际关系广泛,性格幽默,情趣高雅,摄影技艺高超,作家,曾有笔名关根,信仰佛教。

欲寻一位贤淑大方,优雅漂亮,不介意鄙人曾有重度蛇精病而现在又间歇性复发,伤疤较多和有一位“男朋友”(就是你想的那样)的妻子。

如果对以上全部满意可电话或微信联系。

电话&微信:1XXXXXXXXXX

然后电话铃声就没停,吴邪在接了许多个电话后第N次被询问是否不举这个高深的问题。

当吴邪再一次放下手机时,被询问了N+1是否不举后在征婚启事上添加了:

注:本人没有性功能方面的问题。

当晚接到一条短信

霍秀秀:

吴邪哥哥,我觉得你说的我都能接受,咱俩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又家世相当,我还不介意你有一个男朋友,

但是,我也有一个男朋友,不知你能不能接受?

可以的话明天咱们就去扯证吧!

张起灵&解雨臣:m9( `д´ )!!!!

70粉点梗

surprise!

我才吃个饭回来就到七十粉了,感谢各位太太们的支持。

想点梗就在留言或私信我,最好是瓶邪,如果是别的白首也尽量满足,尝试一下。

注:可能会拖很长时间,因为最近三次元很忙,老师过两天要检查作业,我还在补呢。

评论大胆砸过来吧。

论抹脖子这个动作还有什么深刻含义

这其实是看我们这里这两天下雨偶然开的雨村小脑洞,不过等我写完后雨也停了好几天。

庆祝有66粉了。太太们加油七十粉就点梗。

…………………………

隔壁邻村下了暴雨。

这对于一个在东南沿海而且还在雨村旁边的村庄来说,这样的暴雨一年不知道有多少回。这里独特的自然环境决定了他们在雨水中怡然不动。

可偏偏这次暴雨给浇出了问题。

实在是个意外。

于是胖子听了潇洒的丢下一句:“天真照顾好你家瓶仔和我家的鸡,我去隔壁凑个热闹!”

吴邪惊恐的拉住胖子:“别,胖爷能不能老实在家待着,万一你被水冲走了我上哪捞你去,您都一大把年纪了,老实在家待着,一会看着修空调。”

“行行行,胖爷不去了,我去镇上买点存粮过两天下雨出不去门还有东西吃。”

在吴邪阴森森的目光注视下,把自己已经成排位的老祖宗又咒死了一遍后,胖子吭吭的开着拖拉机出门了。

说是邻村,中间其实隔了一座山,两村的交流是靠紧贴山的小土道进行的。胖子如愿以偿的开着拖拉机看了个热闹。

进屋时,张起灵并不在家,空调还在地上放着,吴邪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胖子,“隔壁村子咋样啊?”

胖子讪讪笑了笑。不小心被看穿了……

“小哥呢?他去哪了?”

“不要转移话题,胖爷,隔壁村子咋样啊?”

胖子看逃不过,晦暗不明的看了两眼吴邪,然后面容狰狞的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吴邪猛地喷出一口茶,“全挂了,”找出纸巾擦擦嘴,“没听隔壁大娘说过啊?”

胖子恨铁不成钢,天真这孩砸,教不了了,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咋又天真的二次方了呢?

又把手放到脖子前比了比,“水——水!”

“啊,水这么深啊,臭胖子,有话就不能直说!”

吱呀一声,张起灵进到院子里,看着莫名撕吧到一块的两人,同时看着他。然后竟也高深莫测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吴邪心道,你们俩今天是跟我玩死神来了吗?修空调的老头是不是去隔壁村游泳淹死了?

然后张起灵背后一个欲站在他肩膀上的鸡🐔喔喔喔的被摔到地上。

胖子&吴邪如释重负的“唉~”了一声。

假如你不小心看到第一张照片而点了进来,那么对不起,接下来的内容可能会触目惊心,那样美好安宁之下,掩盖的是无数损失。

你也可能想不到这是暴雨河水肆虐的第三天的天空,与农田,而第一张和第二张图片正如此美好,什么都还未发生一样。

再往后看则能瞧见,自然露出他的爪牙,那是一条通往一个村庄的道路,唯一一个,在中间断裂两次,我看到一次,而另一个还在更深处,路基在图片中能看见,全部中空。而这个村庄与外界连接的三座小桥全部冲垮。

入目皆是疼痛,我们所看到的是道路道路冲毁,房屋进水,木耳菌袋随河流淌,玉米黄豆被土,表面附着一层厚厚的沙土,淤泥;但我们所感受不到是受灾人民的惶恐,巨大的损失。

所幸,我遇到的人们都很乐观,在微信朋友圈上一个视频则很好的诠释了这点:视频照着随流水逝去的黑黑的木耳菌,有人在一旁说“拜拜木耳,我也救不了你,一路走好!”

我也是其中一个,河水水位暴涨冲坏了堤坝,绝口,改道,使我们被迫在半夜转移,但没有人员伤亡。

从这一点上看,世界还是爱我们的,但他的爱却无法顾及其他农作物。

写本文也不是为了诉苦,只是单纯的记录,毕竟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十几年,头一回看见这么大的雨,也正如你所见(一图,二图),阳光依旧明媚,有的没被洪水肆虐的农田,还是那么生机勃勃。

河水漫道,车辆不行,白首这里快要被雨冲死了。

但愿今晚是个平安夜。

只是关于盗笔一个小小的问题

最近在码大纲时突然出了一个问题,仔细把原著扫了一遍后仍不求解

就是吴邪说一句什么,解雨臣马上就能知道他是吴邪(就算是相貌不一样,也能认出来)或者与吴邪有很深的交情。

各位太太们给个主意,谢谢。

占tag表示抱歉。

论如何用英语说祖宗以及不同人的祖宗不同这个问题

吴邪:我打算去外国深造,你们觉得怎么样?

黑瞎子:徒弟,雅思托福过了?

吴邪:废话。

胖子:天真,你也要镀上一层海龟的壳了?

解雨臣:你英语口语行吗,我可从来没看你说过。

吴邪:你们想多了,我好歹是正经本科毕业的。不信你们考。

解雨臣:救命怎么说?

吴邪高叫:help!

一旁的和周公交流心得的张起灵睁眼,扫了一圈,看到吴邪安好,又闭上眼睛。

解雨臣:行,你的九门第一准则①在外国还能使用。打扰一下?

吴邪:excuse me

解雨臣:你好。

吴邪:hello!how do you do,这个胖子也会说。

解雨臣忽然邪魅一笑:祖宗怎么说?

胖子和黑瞎子来了精神,到很好奇吴邪会怎么答。

吴邪:monkey,不过这个是针对小花你的。

又转头对胖子说:不过,你的可能是pig。

解雨臣和王胖子如遭雷劈,眼中🔥火苗渐盛。

吴邪不动声色的往张起灵哪儿移了移,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张起灵:大师兄,二师兄,我是沙僧,他是唐僧,那里还有一个眼神不太好使的黑龙马,我们可以开个新副本——东游倒斗记。

PS ①九门第一准则:遇到困难要第一时间找朋友帮忙。 寻求帮助其实是世界上第一技能,拥有这样的技能的人,几乎可以做成任何事情。 发动技能的上一个技能叫做不要脸。
——摘自《十年之约》

顺便庆祝粉丝破六十,等到七十粉时再点梗吧,所以各位太太们要加油。(其实真实原因是怕无形中又毁了梗。)

建党节快乐,不知众多太太中有没有入党的。

瓶邪小段子

转载一篇好友的文,伪更一下,证明我还没有陪杨大爷一块挂了。

顺便提前为择城中考提前鼓气。

希望所有中考的太太们中考顺利。

择一城终老:

1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张先生,你这么闷,又不爱说话,听你说一句情话简直少得要命,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你愿意陪我一生就当做是对我的告白吗?”
“……我愿意”

2

“小花,你说我们怎么会这么孤独?”吴邪靠着栏杆手里拿着一杯红酒,眼神迷离的问着。

“因为站得太高了吧。”解雨臣顿了一下,“发现一切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每个人都孤独的像一座城,把自己关在里面,把别人关在外面,互不相信。”

“因此我们才想找一个可以信赖的人、一个可以依靠的人,所以我看上了黑瞎子你看上了张起灵,不对吗?”

3
千寻
当吴邪感到一道光从自己眼前闪过时,如释重负的笑了笑,然后便有人突然将他拥进怀里,他在那人的耳边说“小哥,我就知道不论我在哪里,你都会找到我。”

曾经黑瞎子告诉他:

--“小三爷,你知道在蛇沼塔木坨沙暴时我和哑巴的搜索范围有多大吗?”

--“So?”

--“我和哑巴第一个找到的人就是你,我到现在也搞不明白,他是如何第一个找到你的,你当时所在的位置既不是离我们最近的,也不是最好找的,可他偏偏第一个找到的就是你。”

--“你想说什么?”

--“不管你在哪里,哑巴一定会找到你……一定会。”

胖子也和他说:

--“天真啊,你记不记得咱们从张家楼出来后,小哥什么时候走的……就在你醒之后,没错吧?”

--“小哥当时早醒了,为什么那时候不走呢,就为了等你醒来后再走,小哥只是为了你心安。”

好像他当着我的面走,我就不气了?

吴邪又恍惚想到他在广西被猞猁咬滚下去时,小哥慌张跑来时,他的欣喜。

吴邪伸手回拥张起灵,拍了拍他的后背,下巴搁在张起灵的肩膀上,似是用尽全身力气说出一句:

“我相信你”

4
意义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本以为自己经历了生死,走过了那么多地方,见过了各种朝代各种各样的人,已经能够看清生活的本质。
唯一没有看懂的,就是那个男人。
曾经他说过,意义这个词本就没有意义。我想说,如果没有你,我的余生,我曾做过的那些事情都毫无意义。
由《我可是你故事里那个人》改编

@遇一人白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