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一人白首

择城而居,偕人终老

【瓶邪哨向】three 2

白首仔细看了一下,把three 1改了一下。
把原文的最后一段:

档案室。

密密麻麻的各种文件,关根扶着书架一本本浏览,然后拿出自己需要的,又到监控室拿U盘拷贝下所有他被关着,受刑的录像,然后对张起灵说:“快走!”

张起灵在长长的通道中飞奔,背上的关根指导着(关根:看看我是一个多么靠谱的GPS。
张起灵:……我觉得他的言语里充满对我的讽刺。)

改成了下面的:

关根匆匆忙忙关上门, 在密密麻麻的各种文件寻找,关根扶着书架一本本浏览,然后拿出自己需要的,又到监控室拿U盘拷贝下所有他被关着,受刑的录像。

走到张起灵面前“sir,你的目的是什么呢?我可不认为吉林塔首席会这么有空,亲自来救一个向导?”

疑点太多,向导虽然重要,但也没重要到这种程度,要救,白塔早派人了,现在来,倒更让人相信是一个骗局。

“吴邪……”张起灵皱了皱眉。

关根像是收到什么震惊一样,突然转身,看了好几眼,又用精神触稍过了好几遍,发现没有人才平静下来,大口的喘着气。

“老兄,没必要这么骗人吧,吓唬人也不带这样的。我身后可没人。”显然向导和哨兵的思维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哨兵这时倒不说话了,只是低头在想什么。

“咱们做笔合理的交易,精神结合如何,我需要对我的安全拿到最大保障,待我安全后,再解开便是,如果你要对我有危险也保证不会动我的不是。何况,我感觉这笔交易你赚的多,你都这么大了,塔里应该早给你找了吧,可惜你现在还是一个人,相容度太窄了,找不着了吧。”

“不如,咱俩试试。”关根试探着伸出一根精神触稍,向张起灵的精神屏障贴去,出乎意料的是,另一头精神触稍迅速伸出紧紧缠住关根的精神触稍。

“看来虽然我们性格不合了些,信息素还是很配的。那么合作愉快。等我回到白塔时,再解开喽。”

张起灵在长长的通道中飞奔,背上的关根指导着(关根:看看我是一个多么靠谱的GPS。

张起灵:……我觉得他的言语里充满对我的讽刺。)

three1也改了,可以接上文看看通不通顺,不行我接着改。

会不会觉得进展太快,其实老关认为暂时结合张起灵不会对他做什么,毕竟哨兵对自己的向导都有很大的保护欲,已结合哨向是不可能伤害自己的另一半的。


…………………………


2

关根转醒时,阳光穿过黑布照到眼底,被敷在黑布下的眼睛眨了眨,才意识到:这个闷油瓶真贴心。

他关在地下这么长时间,眼睛是不能见强光的,会被灼伤,他自己都忘了这码事,哨兵居然还记得。

这样,有个哨兵,到也不错。

不过,他的哨兵现在去哪了?

关根并没有着急去找人,而是原地找了棵树靠在树干上,安心的坐在阴凉下,等人来找他,以他现在这个状态出去在森林里浪,简直找死。于是打了个哈欠,准备再睡一觉。

“呆呆呆 呆呆呆 呆呆 呆呆 呆 呆 呆呆呆呆呆 呆 呆……”

原本较为安静的林子里,不知何处传来不知名生物的“悠扬的歌声”,婉转悦耳,余音绕树,掷地有声,气势雄壮,此曲只应天上有……才怪呀。

关根在树下表示不能接受,“小满哥,咬死他!”小满哥从空中跳出,落到关根身侧,顺着关根手指的方向冲了出去。

其实如果他只是一直“呆呆呆”的话,关根倒是能接受,只不过此人“呆呆”出了节奏,抑扬顿挫,难听到关根这个理科生根本接受不了。

很快林子又恢复了原来的安静,关根坐在树下伴随着和煦的风逐渐要睡着了。

“汪!汪汪!”“靠,你敢咬我,我告诉你我长这么大,只被姓吴家的狗咬过!”

关根被突然而至的声音惊醒,一下子跳起来,不过限于身体的情况,外人看只是上下抖了一下。他扶着树站起,朝声音的地方移动。

而在林子另一头张起灵也听到了,快速向这边跑来。

关根站定,看着小满哥被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骑在身上,小满哥的牙还在黑眼镜的胳膊里。

“那么,从今天开始,除了姓吴家的狗,再记一只关家的狗。”

黑瞎子正准备狠狠教训一下这只咬他的蠢黑背,然后感觉有人靠近,就听见了
这句气人的话,立刻抬头一看,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眼睛覆着一条黑布,穿着一身病号服……

“张海客?你不是张海客,你是谁?”黑瞎子从小满哥身上起来,走到关根跟前,挑起他的下巴,长得很像啊。“还是个向导,张海客是个哨兵。”

关根觉得自己被一个疯子当成大熊猫,仔细研究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整个人往后退一步,挣脱开黑眼镜的手,一拳招呼到黑眼睛的脸上。

当然打不到,黑瞎子微微一偏身子,就躲开了,然后拽住关根的手一把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用胳膊勒住关根的脖子。

小满哥早就自己窜进了精神图景,哪里会出来,那他关根就只有被勒死在这的可能性了,不过他典型忘了一个人,他的哨兵。

黑瞎子从关根身上的病号服上发现了些不得了的东西,(并没有),一个大写的花式“W”,把关根的脖子嘞得更死了。

“哦,原来是汪家的啊,我说呢……”黑瞎子眨了眨眼,伸两根精神触稍摸摸,“哑巴来了,不如把你给他处置吧。”

关根虽不知他嘴中的“哑巴”是谁,不过也突然想起他新找的便宜哨兵要来了。

于是两人都一脸期待得等着张起灵的到来。

造成了张首席一来就看到了两双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他愣了一下,有点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三个人同时开口说,却被关根抢了先:“首席,你就看着你的向导被别人搂在怀里?嗯?”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蕴含着巨大的信息量。让黑瞎子呆愣了一下,而关根就趁这个空挡,一脸深痛恶觉的狠狠踩了黑瞎子的脚,头猛地往后一仰,挣脱了黑瞎子的束缚,转身伸出两根手指要戳他的眼睛,不过看到墨镜后,又将手收回,退到张起灵后面。

黑瞎子捂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的看着关根“哑巴你速度够快的呀,我才几个小时没见着你,这么快就勾搭上向导了,怪不得我刚才觉得有股熟悉的味道——我还以为你一辈子也碰不上向导了呢?”

张起灵轻轻点了一下头,把他身后的向导拉到怀里。

“你来找我我干什么?作为吉林塔首席我不认为你这么有时间啊?”

“嗯,我来看看你死没死。”

“我去,哑巴你跟谁学的,外界传我死了?”

张首席歪了歪头,“解雨臣被你徒弟软禁在北京塔里了。”

“苏万这小子要造反,不跟你说了定好飞机了吗,我现在就回去”

“……”张起灵把关根用公主抱抱起,和黑瞎子一块向林子外走去。

……………………………………

待到关根再醒来时,是在一辆车上。

不再像白天时关根可以靠钻进来的阳光隐隐约约看清东西,碍人的小黑布成功的遮住了关根的视觉,“应该是天黑了。”他在心里默念,然后把布条扯了下来。

车窗外漫天星辰,银河若隐若现,两侧的树木飞速倒退才告诉着关根车在行驶。很久都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天空了,关根默默的在心里想。

然而,事实是很多人都很久没见过这样的天空了,随着人类的科学技术发展,伴随而来的是无数污染。关根仔细想了想,他在白塔三年,星星从未见过,每个月都是数有几个蓝天的。

那么上次见到这样的天空是什么时候呢?

好像是很小的时候,坐在一个房子前的台阶上,数星星的,是什么房子?好像是一个嗣堂……“嘶——”果然脑子没好前不适合想事情,容易头疼。

身旁出现布料摩擦的声音,关根转头一看,赫然就是他新收的哨兵——名副其实的闷油瓶,还没有烧饼看着吸引人。闷油瓶此刻正看着他,“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一点头疼。我把你吵醒了吗?”关根面上一副关切,实则心里小人早就闹翻了天,我去,这睡觉也太轻了吧。然后又突然想起一件事,

“之前太忙碌只顾逃命了,还没有好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关根,白塔毕业生,A+级向导,多多关照。”

“张起灵。”哨兵的回答满足他高冷的人设。不过关根亲眼所见,哨兵在听他说介绍时,眼睛里仿佛装着星辰大海,在听到关根时瞬间黯淡无光,仿佛在期待什么。

“张起灵?你真是吉林塔首席?那我们现在要去哪?为什么要乘车,而不是和那黑眼镜一样by plane呢?”

“嗯,去吉林塔,不想被人发现了。”

汗😓,“那到了叫醒我。”看了眼窗外的星辰,“准我在星辉斑斓里放歌吗?晚安。”然后翻了个身,接着睡觉。

PS:521快乐各位亲们,实在太困了明早再发点备注吧,晚安。


记录花开,第一日。

樱桃树已经结成了小花骨朵。

北方的春天在这时才体现出来。

希望我能坚持到花开。

【瓶邪】前前后后1~2(three的补充)

打开后莫要惊慌,不是白首又开了一个坑,这个只是对three的补充,所有我编不进正文里的小故事都会补充在这里,包括three的之前的番外

1  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①

“认不认识张家人?”

“不认识,我认识姓张的只有原来住在我隔壁楼上的楼上的窗户处可以看到与我们楼紧挨着的对面的那个房间的对门,住哪儿的人姓张,但我不认识他,听说在我是向导前去世了。”

“……”求老汪头的心理阴影面积。

“认不认识张起灵?”

“吉林塔里优秀的S级哨兵,张家现任族长,未结合……”关根就像说过无数遍一般流畅的说出来,他深刻的记得,当时讲课的白塔老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坐在下面的一脸痴迷的迷妹们。

“只是看照片就起这么大反应,要是以后见到真人不得倒一半呀!我告诉你们先不用肖想了,吉林塔本部不接受外塔哨向与本塔结合,听没听见!”

关根当时是没什么感受,只是在看到后惊叹了一声,长得不错,也就没什么反应了,只是觉得他的眼神很奇异,又说不上来哪里奇。隐约觉得熟悉,又说不上哪里见过这个人。

当汪某说出这个名字时,脑中闪过一帧画面,男人穿着一身便装,伫立于梅树前,手指抚过一片花瓣,眼神却在望着他。仿佛有什么要呼之欲出。

“老汪,我就一小小的向导,你问我还不如自己去查,我知道的还没你们多呢,你不如抓一个吉林塔本部的问问看?”

①原句意思是这个:初见不相识还惊问名和姓,称名后才想起旧时的面容。抄自百度。

但其实我在看到这句诗的时候想到意思是这样的:当说出你的姓时,我惊叹我们并不认识,但当你说出你的名字时,我脑中立刻浮现出你的面容。

我不认识姓张的,但我认识张起灵。

2 脑子是个好东西

关根被绑在审讯室里,汪灿在他面前踱来踱去,若有所思,关根看着他:“要审能不能快点,你在那转来转去干什么呢?”

汪灿:被审的人是你还是我,走到他面前挑起他的下巴,“我在想你在塔不过呆了三年,倒挺忠于塔的,什么都不说?”

关根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您高估我了,谁对我好我向着谁,塔虽成天逼我结合,但也没把我这样啊,我在这儿,要吃没吃,要穿没穿,睡个觉都得站着睡,你说我向着谁?”

又叹了口气,“脑子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你们汪家人手配备一个,别抠搜的,都笨成什么样了,多玩玩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僵尸,多吃点脑子,补脑!”

前前后后里的故事可能较正文而言会欢脱一些,前前后后的名也是自己随便捏出来的,哪位大大有更适合的名字可以推荐一下的。

世界地球日快乐!关爱世界,保护地球。(顺便爱护下我+_+)

【瓶邪哨向】three 1

1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正巧赶上了。       
                              ——张爱玲

那么再次遇见你,是我的荣幸。

……………………………………………………………

中国古代房屋分两种,以地平面为界,地上为宫,地下为陵。

关根深觉自己就在一个陵中。被幽禁在地底深处。

束缚带将他的自由困在这一个小小的房间,一张不大的床。除了每日固定被松绑的时间去做必要的锻炼,解决生理需求,还有……做研究外,都是在这里。

恍惚间,忘记了何时被关在这里,亦忘记如何被关在这里,仿佛被世界所遗忘。

自然也就忘了一件事,自己的精神向导并没有回来。

………………………… …………………………

森林中,张起灵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黑背,那张很蠢的狗脸🐶。又想起一个片段。

——“来来来,小哥你唤唤他。”

——“诶呀,愁死了。小哥啊,你拿东北话叫他,他是听不懂的,普通话也不行,要用长沙话。”

——“你不会长沙话呀,三叔说你在长沙待过呀。算了我教你,小,满,哥。”

哦,他和小满哥长得很像。试探着唤了声“小满哥”,那黑背像是听懂了一样,突然扑上来往他身上蹭。然后用头顶着他,往森林深处走去。

………………………… …………………………

在黑暗里睁眼还是黑暗的感觉并不好,感觉就像在北极或南极的极夜一般,但如果一睁眼明晃晃一片,更不好。

以往的每一日都一样,例行来两个黑衣人,检查他身体的各项指标,然后拿出两管针剂,一管黄色,一管透明,用酒精擦拭他的手臂,然后先注射透明针剂,观察了会儿脑波图。

“没有精神图景坍塌现象。”

又注射了另一罐黄色的液体,对关根轻笑了一句:“祝你有个好梦。”

关根突然睁大眼睛,瞳孔微微放大,身体一下子弹起想要挣脱桎梏,无果。

黑衣人看到他的行为倒也不感意外,若无其事的关灯走人。也就没有看到关根一脸嘲讽和躲在角落里的人,顺便还拽着一条狗。

“你出来吧。”关根瘫软在床上,无力的说。刚才的挣扎还是耗损他太多的体力,闭着眼睛调整着呼吸。

男人向床走来,身旁的狗直接朝关根扑去消失不见。精神向导是不能离向导或哨兵太远的,时间过长或距离过远都会直接影响双方。看来这条黑背是带着向导的求助信号跑来的。他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根荧光棒掰亮,惨淡的冷光照亮了两人的脸。

关根还没有太缓过来,朦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脑海里突然奔涌出无限恨意幻境,精神图景的胀痛感使他稍稍清醒,看见了来的男人身上穿的军装,看了看肩头和胸口,嚯,吉林塔首席哨兵。

“呵,汪家还真是有能耐,吉林塔首席的衣服都能偷到。”在被拖入幻境前关根说出最后一句话之后就被无尽黑暗包裹,沉睡不醒。

张起灵在晦暗的荧光下,看清了躺在床上的那个人,然后破声而出:

“吴邪!”

他又知道不可能,吴邪早在三年前葬送于茫茫雪山。

………………………… …………………………

关根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另一个人的背上,试探着挣扎两下,就看到张起灵转过头来,“别动。”

“现在我们在哪?”关根低声问到,又想到问他也没有用,于是自己放出精神触稍,在这片巨大的地下陵墓中,寻找着。

“你能带我去一个地方吗?”他必须要到那个房间,拿到他想要的。

………………………… …………………………
关根匆匆忙忙关上门, 在密密麻麻的各种文件寻找,关根扶着书架一本本浏览,然后拿出自己需要的,又到监控室拿U盘拷贝下所有他被关着,受刑的录像。

走到张起灵面前“sir,你的目的是什么呢?我可不认为吉林塔首席会这么有空,亲自来救一个向导?”

疑点太多,向导虽然重要,但也没重要到这种程度,要救,白塔早派人了,现在来,倒更让人相信是一个骗局。

“吴邪……”张起灵皱了皱眉。

关根像是收到什么震惊一样,突然转身,看了好几眼,又用精神触稍过了好几遍,发现没有人才平静下来,大口的喘着气。

“老兄,没必要这么骗人吧,吓唬人也不带这样的。我身后可没人。”显然向导和哨兵的思维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哨兵这时倒不说话了,只是低头在想什么。

“咱们做笔合理的交易,精神结合如何,我需要对我的安全拿到最大保障,待我安全后,再解开便是,如果你要对我有危险也保证不会动我的不是。何况,我感觉这笔交易你赚的多,你都这么大了,塔里应该早给你找了吧,可惜你现在还是一个人,相容度太窄了,找不着了吧。”

“不如,咱俩试试。”关根试探着伸出一根精神触稍,向张起灵的精神屏障贴去,出乎意料的是,另一头精神触稍迅速伸出紧紧缠住关根的精神触稍。

“看来虽然我们性格不合了些,信息素还是很配的。那么合作愉快。等我回到白塔时,再解开喽。”

张起灵在长长的通道中飞奔,背上的关根指导着(关根:看看我是一个多么靠谱的GPS。

张起灵:……我觉得他的言语里充满对我的讽刺。)

PS:真的对不起,说好给大家的哨向文隔了一个月才发出来,白首拿手机码字实在是太慢了,让那些想看文的太太们久等了。

今天是我生日,所以能不能多给一点小红心。

【瓶邪黑花】+昨日生贺

我说我才醒你们信吗,我也不信。

生贺 我也不知道起什么名

2

隔壁黑花组一床甜蜜,衣服裤子撕了一地,大床躺着几乎全裸的两条白斩鸡。

这时,吱咯一声,我们的背锅侠警察叔叔又来开隔壁的门。

如果在你上床时突然进来许多个人,那么请现在求一下黑花二人的心理阴影面积。

(后拒解雨臣揭秘,其实黑瞎子被突然而入的人差点吓得差点萎了。

黑瞎子表示并没有。概不承认此事)

黑瞎子一脸阴沉的看着来者,却没想到来的警察大叔比他底气还足,嗓音洪亮的来了句:“好哇,今天有抓到一对嫖的。”

然后黑花二人瞬间懵逼了,what,我们可是祖国根正苗红的好青年,不会这个。

然后花爷起身,下床走到衣服前翻来翻去,然后拿出一个小本本到警察叔叔面前晃了晃:“叔,我和他是合法向哨,经过北京塔的批准,而且我不是女的。如果非要抓的话,隔壁也有一对狗男男,两个人非法结合,您可以随便去抓,隔壁大门欢迎您。”

一众警察大叔:“……”

果然是发小。

【瓶邪】我也不知道起什么名(送给择城的生贺)

庆祝 @择一城终老 在n年前的昨天破壳而出。

以下正文。

0

一通电话打破了本属于夜晚的宁静,清脆的女声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

“谢谢警察叔叔,你们一定要快去,否则我怕他们……”

电话刚落,银铃般的笑声便放肆起来,祝你们有个美好的夜晚。

1

咔哒(开锁声),吱啦(开门声),噼里啪啦(走进房间声)。

吴邪同志一脸懵逼的看着从房间里多出的几个人,然后僵硬的又看了眼坐在旁边张起灵,什么情况?

然后两人眉来眼去,面部狰狞的(并没有)交流着。

“小哥,这穿警服的大叔是来找谁的?”

“……”不知道,不是我。

“那你说的是我喽,我最近也没出去惹事啊。”

“……”张起灵选择闭眼,你还知道你最擅长的就是惹事,我家大邪终于长大了。

吴邪从张起灵面无波澜的脸上硬生生的截取到这一信息,杏眼大睁。蹦起来张嘴就要骂。

然后一洪亮的嗓音阻止了他。“俩大小伙子眉来眼去的干什么呢,把身份证件掏出来。”

张起灵皱了一下眉,起身想干点什么(想一想咱哥简单粗暴的性格,估计是把这几位顺窗户直接扔到楼下去),吴邪悄悄拦住,在他手心里写了几个字。张起灵看了他一眼,明白了他的意思,两个人乖乖的按照命令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

“老张老王,你们把他带到浴室里去。”

浴室里。

水龙头哗哗的放着

吴邪坐在马桶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王大爷和张大爷。

其实在刚才让掏证件时,吴邪就想到了这件事:在刚到达本地区时,顺手拿起的报纸上写着如下大字“本市开始严抓各种嫖娼行为”,估计这几位老大爷是把他们认为成嫖客了吧。

“刚才那个男的叫什么名字”,不知哪位大爷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忽然又一记上心头,放出自己的精神触稍,给警察叔叔们下了一个暗示。

“他叫熊霜落。”张口扯出一句谎话。

同时,坐在床上的张起灵被问了相同问题。哗哗水声对于张大哨兵而言并没有阻挡太多声音,同样也听到吴邪的回答,他稍作迟疑,缓缓说出三个字:

“鹿林空。”

身份证上,名字一栏中清楚地写着:熊霜落,鹿林空。

吴邪和警察一块走出浴室,惊诧看向周围大叔们竟什么也没说,倒是张起灵对他道:“林空,过来。”

竟然猜中了?!硬着头皮走到他身旁,贴到他耳朵处轻轻说:“你怎么知道名字的?”

张起灵罕见的回答了一句:“霜落熊升树,林空鹿饮溪。”

原来张家并不都是文盲。

吴邪炸了眨眼睛,憋出两滴泪来,转身对警察叔叔说:“叔,我知道你刚才想要验证什么。不过,我想说我们并不是那样关系的。

我家和他家以前是邻居,父母也是好朋友,两家爸爸又正好一个姓熊一个姓鹿,于是根据一首古诗给我们起了名,后来我和霜落上了大学,我们父母一块去旅游,结果路上发生了车祸,没有幸存者,前段时间刚给父母下完葬,准备到外地投奔亲戚,路上资金不够,这才租的一间房,您误解我们了。”

不得不说,吴向导行走江湖多年,不仅辨别假话的水准高了,骗人的技术也是越来越纯熟了。

硬生生把警察叔叔说的泪眼盈眶,大爷们看张起灵那张一年四季都摊着的脸,都能看出一股悲伤来。

“不过,我听说隔壁有一个带墨镜的男人搂着个挺漂亮姑娘开房的。”

没错,隔壁是黑花二人。

PS:还有一点小尾巴,等我睡醒再码吧,个别字和词的错误可以提出来,睡醒之后一定改。

【黑花】半面妆「上(0~1)」向哨,短篇,he

0

解雨臣坐在梳妆台前,拿颜料细细涂满整张脸,拿起一旁的毛笔蘸了些油彩往脸上一笔一划的涂抹,暖色调的灯光下,解雨臣这一张花花绿绿的脸倒也生出一股妖冶的美丽来。

不管别人是怎么看的,反正坐在一旁的黑瞎子是感觉,自己找的一个貌若天仙的哨兵老婆简直太值了。

“花爷,让瞎子来画两笔呗。”黑瞎子饶有兴趣的看着解雨臣的脸。

“滚!你给我画走形了怎么办,到时候我可不想洗了重画。”洗掉油彩是一份很麻烦的活,各种卸妆水往脸上糊,实在麻烦。

于是,解雨臣回头阴森森地瞟他一眼,想动老子的脸,没门。

1

解雨臣站在北京塔首席哨兵的办公室里的阳台上,一只手扶着栏杆,漫不经心地望着下面在训练场操练的哨兵,另一只手端着一杯茶,倒也不介意茶有些凉了。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随后不等他答应,那人便急匆匆进来了,随后苏万也没打招呼,大步一迈,匆匆忙忙赶来。

不过,已经晚了。

先进来的人,解雨臣是认识的,因为也总来他的办公室,后勤部的一个小分支,被塔里人戏称“报丧部”,所有因出任务或各种意外伤亡的哨向,都是由这个部门处理各项后续事务,例如,通知亲属,死后抚恤,安排墓地或管理骨灰……

总之,是个遭人骂的部门,而当他来时,就说明这个遭人骂已经上升到一定的水平,超出平常“报丧部”承受的标准,这时候,他,就来了……

“首席,最新从负责‘盲冢’计划那里的人得到消息,昨日在‘盲冢’发生地震,导致该地区完全塌陷,而后周边发生山体滑坡,将‘盲冢’完全覆盖在地下,但前去的研究人员还没有从里面出来……”

“‘盲冢’ 是有张家的印鉴的的地方?”通常有张家的印鉴的地方应该是极度危险,不可进入的记号。
张家人可能尝试下去,甚至不止一次,但最后都失败了。这种记号,很可能意味着张家人都没有回来。“没有北京塔的人吧,没有你跟我说什么,北京塔这堆破事都快愁死我了,我还管张家出什么事?” “吉林塔专门负责这个计划的人刚刚传来信息,齐向也参加了这个计划,‘盲冢’坍塌时,齐向就在里面。”

“黑瞎子?”解雨臣破声问道。手紧抓着栏杆。

“首席,您的向导已经确认无生还可能,吉林塔已经在准备挖掘……”

苏万破门而入,打断了他的话:“住嘴!”

确实晚了。

解雨臣脸上的表情依然镇定,但身体在微微颤抖,肉眼可见,被他紧抓的栏杆已经深深凹陷,严重变形,另一只手中的茶随着身体颤抖而溅落,与眼泪一起跌落在地。

吧嗒。

吧嗒。

“师娘,你太累了,睡一觉吧。”

然后便是昏天暗地的黑暗,浓浓的包裹住他。

PS:下我会尽量快点码出来,可能得稍稍等一段时间。

下集预告:2“霍苏政变”
于是由北京塔次席霍秀秀和苏万引发的这次篡权的行为,史称霍苏政变。

3半面妆
“瞎子,我还给你留了半面妆。”

我看到了什么,文锦,瞬间跳戏了。

【瓶邪】论烟筒倒了小哥应该干什么

吴邪捂着鼻从屋子里跑出来,咳嗽了几声,看着浓烟呼呼从屋里冒出来,心想:卧槽,这不科学,气压也不低,怎么这烟还换了个方向走,难道它今天还想散散步?

扶着老腰看了看屋里,又看了看没烟宠幸的烟筒,转身到墙根拿梯子,上房!拜访一下罢工的烟筒同志。

当心血来潮的吴邪上房之后,房顶的瓦均表示热烈欢迎天真无邪同志,各位兄弟们鼓掌👏,一阵阵噼里啪啦,吱硌吱嗝,让在房檐上的老吴极没有安全感,难道我这么沉吗?

而事后,吴邪看着倒在一旁的烟筒,心想,我连碰也没碰着,咋就能倒呢 。不过是准备拍拍看看哪儿堵了,结果烟筒很给面子的顺着他拍下去的手,“bang”倒在房顶上,震得吴邪底盘不稳,一屁股坐在房顶上不说,还疑似扭着了腰,吓得差点腿抽筋。

站在田野里耕作的胖子,看到吴邪的那间房冒着浓烟,大吼了声:

“小哥,你看吴邪的房子是不是着了,怎么冒烟呢?”

张起灵听到胖子的话直起腰,扔下手里的农具,朝家里跑去,后面的胖子喊道:“小哥,等等我。”一边把农具收好,看着前面越来越小的张起灵,转身对一旁的大婶说:“大妹子,帮忙看一下。”然后也跑没影了。

张起灵冲进厨房并没有找到吴邪,又上了每个屋挨个寻找,“小哥,天真找到了?”

张起灵摇了摇头,另一边胖子大吼“吴邪”。然后就听到从头顶上传来“Duang,Duang”的声音,吴邪坐在房檐上,“我在这儿呢。”

“我去,天真,你大早上搞什么,烧厨房,上房顶,你知不知道我和小哥刚才多着急?”

“本人必须更正,我大早上什么都没搞,只是烧火做饭,结果发现倒烟才上房的,然后发现烟筒倒了。”

“我去,我和小哥才出去多久你就搞塌了一个烟筒。”

“你们刚回来没看到咱家直插云霄的大烟筒没了吗?还有我认为咱们现在的工作重心不是讨论这个烟筒是谁搞塌的,而是把这个烟筒修好。”

吴邪咳了一下,继续说:“现在,我们分配下任务:胖子,一会儿你去镇上买点砖,钢筋和水泥,顺便看看有没有卖烟筒的,有的话可以买一个,组织一会儿会给你下发资金;我一会儿研究一下怎么把烟筒再修上,把这个老的扔下去烧火……”

“停停停,咱俩都有活干了,那小哥应该干什么,我认为像咱哥一样的人物应该在本次任务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死胖子别打断我,小哥当然有重要的事要办。小哥,过来。”

张起灵走到房檐下,仰头看在房盖上的吴邪,眼神里问着,干嘛。

“瓶仔,快把朕整下去,朕好像腰扭了下不去了。”

end

后续

后来发现吴邪的腰没扭,只是有点拉伤,于是胖子和吴邪一块出去采购,把张起灵留在家里把原来的烟筒全拆了,顺便把房顶上的半截搞下来。

PS:清明快乐,各位大大们。
也谢谢喜欢我文的朋友们,所以各种小红心砸过来吧。
今天天白首不出意外还会再更一篇黑花向哨文《半面妆》,上次承诺给大家的哨向文最晚在这个周六周日也会更的!

朝发夕至,路上十年,坚定写作的目的是为了来者,勇往直前而不重蹈覆辙。

——《十年——从改变电视语态开始》的前言《朝发夕至 路上十年》 孙玉胜

突然在阅览室看到这样一本书,叫《十年》一瞬间就想到盗墓笔记,而当我看到前言时,突然想到吴邪路上奔波十年,好想对小三爷说一句:

“你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