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一人白首

择城而居,偕人终老

论抹脖子这个动作还有什么深刻含义

这其实是看我们这里这两天下雨偶然开的雨村小脑洞,不过等我写完后雨也停了好几天。

庆祝有66粉了。太太们加油七十粉就点梗。

…………………………

隔壁邻村下了暴雨。

这对于一个在东南沿海而且还在雨村旁边的村庄来说,这样的暴雨一年不知道有多少回。这里独特的自然环境决定了他们在雨水中怡然不动。

可偏偏这次暴雨给浇出了问题。

实在是个意外。

于是胖子听了潇洒的丢下一句:“天真照顾好你家瓶仔和我家的鸡,我去隔壁凑个热闹!”

吴邪惊恐的拉住胖子:“别,胖爷能不能老实在家待着,万一你被水冲走了我上哪捞你去,您都一大把年纪了,老实在家待着,一会看着修空调。”

“行行行,胖爷不去了,我去镇上买点存粮过两天下雨出不去门还有东西吃。”

在吴邪阴森森的目光注视下,把自己已经成排位的老祖宗又咒死了一遍后,胖子吭吭的开着拖拉机出门了。

说是邻村,中间其实隔了一座山,两村的交流是靠紧贴山的小土道进行的。胖子如愿以偿的开着拖拉机看了个热闹。

进屋时,张起灵并不在家,空调还在地上放着,吴邪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胖子,“隔壁村子咋样啊?”

胖子讪讪笑了笑。不小心被看穿了……

“小哥呢?他去哪了?”

“不要转移话题,胖爷,隔壁村子咋样啊?”

胖子看逃不过,晦暗不明的看了两眼吴邪,然后面容狰狞的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吴邪猛地喷出一口茶,“全挂了,”找出纸巾擦擦嘴,“没听隔壁大娘说过啊?”

胖子恨铁不成钢,天真这孩砸,教不了了,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咋又天真的二次方了呢?

又把手放到脖子前比了比,“水——水!”

“啊,水这么深啊,臭胖子,有话就不能直说!”

吱呀一声,张起灵进到院子里,看着莫名撕吧到一块的两人,同时看着他。然后竟也高深莫测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吴邪心道,你们俩今天是跟我玩死神来了吗?修空调的老头是不是去隔壁村游泳淹死了?

然后张起灵背后一个欲站在他肩膀上的鸡🐔喔喔喔的被摔到地上。

胖子&吴邪如释重负的“唉~”了一声。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