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一人白首

择城而居,偕人终老

【瓶邪哨向】three 3

在混沌中沉浮,模糊的光影混乱的闪烁着,最后定格下来是一个艳阳天,眼前开始越来越清晰,却仍无法聚焦

面前站着一个十分高大的男人,真不是说谎,按照他一米八一的身高来看,那个男人的身高保守估计得有姚明那么高,关根开始想何时他认识这么一个巨人了!

“姚明”好像一直再说什么,语调微微上扬,于是关根就一气儿乱点头,不管说什么我都答应,单看身高我都搞不定他。“姚明”走了几步,又倒头回来仿佛不放心一般,拿着什么一直在他眼前晃,关根强忍下怒火“叔,我不瞎,不用在我眼前晃手。”当然没说出口,在“姚明”对他这样那样又这样完事后,“姚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满意的走了。

……

空气中漂浮着被爆晒后的尘土满天纷飞的味道,热,非常热。

关根这会一打眼,倒是能看清自己在哪里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南方的小土道。额,穿越了?周围连棵树都没有,自己就这么赤裸裸的站在阳光下,怕是一会儿藿香正气水都救不回来自己。于是打算找一棵大树或一家店铺避暑。

走了两步,走不动了,他的手动不了了,回头一看,自己的手被一根粗粗的大绳捆在道边的电线杆子上了。

=͟͟͞͞=͟͟͞͞(●⁰ꈊ⁰● |||)

what情况,手还变小了,关根再看自己的身体,我去,一个乳臭味干的娃,这一觉醒来,还反老还童让人给捆上了。

郁闷往杆子旁一坐o(´^`)o。不开心。

……after a long time

傍晚,太阳落山。

“姚明”回来了,满脸懊恼,一路小跑,关根看清他的脸,才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估计下自己的身高,再看看男人的,好像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高。

“大侄子,三叔对不起你,把你扔这儿一天。”

“……”你还知道我被捆了一天。

男人一看他神情,连忙说“三叔请你吃盐水棒冰,想要多少都给你买,不过这事儿咱俩可说好了,不许和家里人说,外人就更不行了。”

“好吧。”好什么好,看我不去家里参你好几本,几根冰棒就想给我打发了,贫贱不移,威武不屈,我是个有原则的人。但是他说出的却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场景突然一黑,

……………………………………

一瞬梦归人间,关根如起尸一般直接从床上坐起,他看见床边站着一个男人,还看着格外眼熟,说不出名的眼熟。

张海客到没有被突然起床的人吓到,淡定的看床边的心电图,精神力探测仪等,摆弄一会儿后,又看到关根心安理得地又躺了回去,并问了一句:“这哪儿啊?”

张海客头上挂下三条黑线,心中无数草泥马奔腾。

这向导,真特别。

当他在指定地点看到自家首席回归,准备汇报这段时间吉林塔及地方各塔的情报时,他看到张起灵又探回车内,抱了一个人下来,还是公主抱,抱的还是一个活生生的男向导。

这让张家的老家伙看到了又不知作何感受。

之后说的话让他更惊悚,“他好像神游了,把他叫回来。”其说话的语气就像是说“我家熊孩子在外面,把他叫回来吃饭一般简单。”

什么时候把神游的向导拉回来是像切白菜那么简单。向导神游后的死亡率高达99.8%,另外的0.2%要不是伪神游,要不就是医生救得快。

然后这小向导在睡了一天后就醒了,因为他听说了自己的的情况后说出了一句“我就睡了一觉做了两个梦,哪有神游那么严重”,且醒了后不关心发生了什么关心自己在哪里,这是反射弧太长了吧。


被朝鲜的疑似核爆爆出的文,存了快两个月的稿子,得赶紧发,不然就来不及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