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一人白首

择城而居,偕人终老

【择一城终老,偕一人白首】 齐羽番外 轮回·似

原来打算发完结局后再发的,不过因为有些事提前放了出来,等发完结局情节就能接上了。

………………………………

     齐羽在天界出生时,在九门掀起了一小股风波,齐铁嘴看产婆手里抱着个刚出生皱巴巴的娃娃,乐得不知怎样好了,面部表情剧烈波动着,不知喜乐。产婆笑着对这位已经娃爹说:“恭喜八爷,是为公子呢!你来抱抱看。”

    喜当爹齐八爷颤抖着接过娃娃,拿手指轻轻抚过娃娃的脸,不过却在看清孩子的脸时,瞬间脸色变了几番,最后还是脸上止不住笑意。唤了几个下人对他们说:“准备一下,一个月后为齐家新出生的小公子办满月宴。”

     一个月后。

     齐家大堂里人山人海,纷纷向齐八爷道喜送礼,齐家众人忙的蒙圈,收礼答谢,齐家本就是九门中家族最小的,现如今倒是有些忙不过来了。

     大堂的后面小间里坐着九门众人,平日多少人请不来的人物张大佛爷,二月红……小辈来的也不少,吴三省和陈文锦调情,吴二白与解连环讨论着齐家的茶,解雨臣同霍秀秀打趣(黑瞎在外写礼帐),连平时神龙不见尾的张家族长张起灵今日都出席了,逗着吴老狗带来的小满哥。

(论张大佛爷如何把这尊闷葫芦说服来参加满月宴这种事,额……
“齐铁嘴家的满月宴你去不去?”
“……”不想去。
“我看你最近也没什么事要不跟我去吧。”
“……”有事。
“那就同意了,小张给你们族长准备一套衣服和一份礼。”
“……”(ー_ー)!!
然后第二天就把小闷拉走了。)

     初醒的娃娃被齐铁嘴带着在大堂里巡览一圈后,齐铁嘴站在大堂正前处,“谢谢今天诸位来参加小儿的满月宴,齐某也就不多说了,希望大家吃好喝好。”

     随后带着娃娃从一个小侧门离开进了小间,齐铁嘴一进门就听到张启山打趣道:“恭喜小八又添一子,不过这消息可压的真紧,接到请帖时我还惊讶到小八何时变出一个满月的孩子来。快把孩子拿给我们看看”

     齐铁嘴一边答着“佛爷莫打趣了。”一边把孩子轻轻放到张启山的怀里,张启山周围一下聚了一群人,到时把这娃的爹挤了出来。

     然后突然一静。

     张起灵原本是对着刚出生的团子不感兴趣的,只是被张启山拽来看一眼罢了,看到那肉团子的一瞬间眼前的肉团子与记忆中的重合,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是被张启山拉着去了吴家的满月宴,也是这样肉团子躺在张启山的怀里对他说抱抱,一个被封存在记忆中的名字脱口而出:

     “吴邪。”我的阿邪。

     吴家众人的神情与他无异,甚至于吴老狗的眼里回旋着泪水。

     吴邪早就在数千年前的天劫中死去,在那西湖畔边倒在张起灵怀里缓缓消亡。

     随后因这一惊讶这顿满月宴吃得毫无兴致。以至于名字都忘了起,日后齐铁嘴自己给起了个名,掐指算了算,名不错,此后该肉团唤作:

     齐羽。

   多年后。

     当年的肉娃娃如今像竹一样,长得细高,风流倜傥,也越来越像吴邪,只是性子倒不像吴邪一样,吴邪生性活泼好奇,静若处子,动若疯兔,而齐羽则更加内敛安静,不少人怀疑他是吴家小三爷的转世,只是性格实在不像,这流言才下去几分。

    而张起灵在看出齐羽并非是吴邪时又接着徘徊六界,继续寻找吴邪的下落,只是时不时会来看一下齐羽,想象一下如果吴邪在的情景。

     苍天真不负他,让他在几千万年后寻到了他,彼时九门众人投了凡胎,重新汇集于长沙,他们仍是原来的名字与性格,他们的关系如旧,仿佛又回到了起点,而他也在这几十年后重新寻到了他的吴邪。千寻万寻,寻到你,是在你走后最大的欢喜。

    如轮回般跌跌撞撞的回到了最开始,如圆一般不断循环。

Every story has an ending, but in life, every end is a new beginning.

他们的故事,未完待续……
PS: @择一城终老 更文了
愿诸君喜欢。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