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一人白首

择城而居,偕人终老

【瓶邪】择一城终老,偕一人白首3

大张哥会有ooc,本文大张哥的出场突然觉得好少,再出来就是结尾了耶

∴不喜勿喷,请点左上角

………………………………………………………

     张起灵寻到吴邪时,吴邪一身白衫正坐在吴家堂口的桌子上,眼睛盯着坐在座位上的女人,哦,不对,是小女妖,因犯了被人举报而到此处来。

     说来也怪,除了人界外的其他五界,天界、修罗界、魔界、妖界、鬼界中少有外界生物,而人界却意外的人鱼混杂,啥玩意儿都有,半夜吓人的小鬼,魅惑人的小妖,赤着脚的大仙(这个可能是骗子,吴邪几乎见一个打一个,打到他承认为止,从小在天界长大,别的辨认不出来,这个还是从小见到大的。)……,导致吴邪君很尴尬。
    
      一方面人比其他界的生命脆弱,另一方面又总能听到人残害其他界的小朋友的消息(一位小鬼的临终遗言:我只是半夜出来玩球,我不喜欢白天所以在晚上玩,一位体质颇阴的的人看到了我,我想看看去呗,我还和他问了个好,第二天就找个道士把我灭了……);妖界的人鱼被活捉上岸,再逼迫他哭,把哭出的珍珠卖钱……最后那条人鱼缠着吴邪诉苦,吴邪一边听一遍想活该,TMD,差点把他勒没气了……

      深懂套路的吴邪,打了几句的官话,然后,同样深懂套路的小妖一本正经的诉苦,反驳得吴邪竟无言以对,吴邪脸上挂下三条黑线,真是得着他的软处使劲,知道他心软就一个劲诉苦。

      然后,他就看到张起灵走了进来,直接从桌上跳下来扑向自家的老张头。

      张起灵淡定的看着吴邪飞奔而来,伸手一把接住了他,然后看向椅子上含泪的小女妖,看了眼在心里欢呼的吴邪,叹了口气,说到:“我审。”

     于是乎老张成功获得天真牌香吻一个。

      当张起灵处理好有关小女妖的一切事务时,吴邪早已趴在桌子上睡得昏天暗地,不知何时了。

      张起灵轻叹口气,俯身去摇吴邪,“吴邪,起床了,要睡回家睡。”心想这要在这里睡着了凉,最后心疼的还是自己。

      吴邪到很给面子的抬起了头,半睁着眼,眼里带着朦胧的雾气,声音沙哑:“干嘛?没事我接着睡了。”头往下一倒,“砰”的一声砸在了桌子上,只看到吴邪嘴角一抽,之前眼中的雾气凝化成泪水,在眼里打转,委屈的朝张起灵嚷嚷:“疼~,小哥。”

      张起灵看得心里一跳,走上前帮吴邪揉揉头,“回家睡吧。”

    “嗯,抱抱。”

      旁边的王盟看到了这一面,伸手从袖里掏出一条绸子绑在头上遮住眼睛,不行,再看就要瞎眼了。
    
      待到吴邪再睡醒时,看到就是自家先生坐于床边。

     “怎么了,小哥?”撑着床起身,捏了捏张起灵的脸,心想,你年龄这么大,怎么皮肤比女人都好。

     “吴邪”张起灵把吴邪的手握住,阻止了吴邪折磨他脸的手,“张家有事通知我,让我回去一趟,让我接管张家族长一职。”

     “那不是挺好的吗,你怎么一脸不情愿。”

     “我得走一段时间,新旧族长的交接仪式很长,你要等很久。”

      吴邪听到张起灵话,敛了脸上神情,也不说话,只是用力握住了张起灵的手。

     “要不然我不去了?”

      吴邪破涕而笑,“净胡扯,你还能一直不去了,你这一气儿说了五十五个字,最后结果就不去了,别人会说我蓝颜祸水的,自古只有红颜祸水,我倒是举起了一面新旗帜。”往前探身抱住了张起灵,下巴搁在他的肩上,探到他耳边说到,“乖,去吧,到时新旧族长交接会邀请九门诸人,到时吴家我去就行呗,你快点,别让我等太久。”

      然后起身帮张起灵收拾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可以收拾的,咱大张哥一年四季,不论风雨,总是那一身蓝黑长衫外加一把小黑金,但吴邪还是到处翻找,顺便还一边嘟囔。到最后也没收拾出多少玩意儿。

      一夜无梦,两人相对而眠却无言以对。如果张起灵在半夜睁眼,就能看见吴邪盯着他看了一整夜,仿佛要将他刻在骨子里。

      次日清晨。

     “我送送你吧,长白山是张家与人界的一处分界,我就送你到长白山吧”很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就让我多看你两眼。
    
     “嗯。多穿点。”

      于是,从小就没受过冷的小三爷,到了人界也住在西湖边,一到长白山,一股妖风吹得小三爷瞬间缩成一团,“怎么这么冷啊”老张默默把媳妇往自己这边搂了搂。

    “到这为止,接下来的路就不是你能走的了,回去吧。”

    “小哥,有些事小邪可先说了,你要回来给我带回来一个姑娘,可别怪我辣手摧花,你既然择了吴家的这座小城,看上了我就别想后悔。”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现在是八月,你动作快点,我记得张家的春节和人间的不是一个时候,我在杭州等你回来,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年好不好?”

     “……好”等我回来,带我回家。

     吴邪看着张起灵渐行渐远的身影,眼中的泪再也憋不住,坐在雪地上痛哭,此行之后,何时能见。

     一切都在按着黑瞎子的预言行走,而此刻的分别,意味着多年后的好久不见。
PS: @择一城终老 更文了

愿诸君喜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