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一人白首

择城而居,偕人终老

【择一城终老,偕一人白首】张海客番外·论小邪与小闷如何联手大炸水淹海客房

一篇文我写了三天也是够了,这懒癌是没招了。
人物可能会有ooc,剧情可能会有bug,见谅

………………………………………………………………
1

张海客不喜欢吴邪。

这是在张家外家传遍的消息。只要一提到吴邪,张海客立即脸黑,皱眉,身边有种若有若无的杀意;小张哥瞬间眉开,眼笑,拉你到墙角讲一讲当年旧事。

2

那是很久以前了,久到张起灵根本记不起这件事来,一直到小张哥又跟他讲述了一遍,他也只有一丁点印象。

那是在张家放野之后,张家因出了一些小问题,让放野后较好的一批孩子暂时住在张启山处。

张大佛爷家大地大权利大,看着孩子不多,就分了一人一间院,不过也因这样,最后遭殃的也只有一人,没有祸害到更多的小伙伴。

3

说来也巧,那日吴老狗便领着小吴邪前去张大佛爷处游玩,看到张启山正看着管家给刚放野回来的孩子分房。

看到吴老狗领着孙子过来,便道:“老狗,今日怎想的领着孙子来我这处转了呢,小娃长得倒不错。”

吴老狗听到张启山的话之后,领着吴邪上前,蹲下对吴邪说:“小邪,叫张爷爷。”

“张爷爷好。”吴邪软糯糯的嗓音实在惹人怜爱。

“小邪好,上次见你时还没这么大呢,这一转眼,你也长高了。”

“谢谢张爷爷。”

吴老狗看着这里忙里忙外的,不禁问到:“佛爷,怎今日来这么多孩子。”

张启山一边同吴邪玩,一边答道:“喏,这可是张家最新一批放野回来的好苗子,这不,张家内部有事,边疆这些孩子一股脑的全塞我这了。正给他们安排房间呢,你就来了。”双手轻轻捏着吴邪的脸蛋。

吴老狗听了脸色一变,“张家内部可从来不怎么出问题的,这最新一批放野的孩子都安排在了你这儿……”

张启山打断了吴老狗的话,转身对吴邪说:“小邪自己去玩好不好。”

吴邪眨巴大眼睛点头:“知道了。”颠颠颠儿迈着小肉腿跑远了。(向着小哥院子的方向)

“那个家族对张家的渗透越来越严重了吗?”

“嗯……,张家打算内部清理,下一任族长已经选出了……”

4

吴邪推开大门,走进院子左右张望,绕院子走了一圈后摇了摇头,路过屋门时,被坐在门旁的少年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地上,“怎么还有人啊!”拍了拍屁股起来,“小哥哥,你知道这附近哪个院子宽敞吗”,一边解开衣服,将长衫向两边扯开,露出衣服里挂着的各种长长短短的炮竹,“我要放炮竹,卖我炮竹的大爷告诉我要找一个空阔的地方放。”

张起灵抬头看了一眼,咳了一下:“隔壁。”隔壁的院子有两间房,顾院子大些,住的是张海客和小张哥,你去折腾他俩吧。

5

当吴邪进隔壁院子,坐地上把他的各种鞭炮绑在一块时,拿出火种,随便找了个小树枝接了点火,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上前,颤抖着小手想要点燃引线……

然而许久过后……,额……,还是去隔壁让小哥帮点上吧。然后把小树枝随手一扔,可怜的小树枝在空中抛出一个弧线后,顺着没关的窗户落到了屋子内。

是张海客的房间。(藕,可怜的海客哥。)

6

吴邪又一次迈入了张起灵的院子。

“小哥,帮个忙呗!”

“……”

“求你了,小哥,帮不帮,你看我这么可爱,帮小孩子一个忙也只是举手之劳嘛。”吴邪拉着张起灵的胳膊摇摆,整个人在张起灵身上乱蹭。

吴宝宝,这天上地上可真没几个敢求张起灵帮忙的,若是别人在场,估计会让吴邪接下来的举动吓坏。

吴邪拽着张起灵的手,直接把他拖到了隔壁院子。

7

吴邪一边把红莲业火种递给他,一边说:“加油小哥我看好你。”

然后跑的远远的,捂上耳朵,大吼一声:“点吧!”

张起灵默默的想,他为什么要帮一个豆丁大小的孩子点火,可手上的动作没停,随手将引线点燃,身形一闪,站到了吴邪身边。

“砰!砰砰砰!噼里啪啦!砰!噼里啪啦!”

响一声吴邪就抖一下。张起灵的眉头皱起,因为他看到,张海客的房子
从里到外的,烧起来了(不是骚起来了)。

8

让我们把时间轴倒转至吴邪刚撇完小树枝时。

吴邪把没灭的小树枝扔进海客的房间,小树枝燃的是红莲业火,燃烧能力极强,瞬间就点燃了地板,然后向四周蔓延,把能点都点了。

屋子里红泱泱的一片。

然后吴邪将张起灵叫来点炮火,用的也是红莲业火,各种炮竹将红莲业火崩在房顶上,然后整个房子就整个红灿灿的了。

真喜庆。

9

吴邪一看这满院红红火火恍恍惚惚,(⊙o⊙)哇唔,房子着了耶!

随后他便挥挥手,将小张哥与张海客的房子接近的一面墙,用一层薄薄的水膜覆盖。至少能阻隔火的蔓延不是,再不济也能慢点烧,别烧这么快嘛。

张起灵站在一边皱个眉,因为他们刚放野回来,装备也便都在这,里面有易燃,易……

“砰!”易爆的东西。

只是皱眉间,一块碎片从不知何处蹦来,直冲眉心,他抬了抬眉,握紧拳头,是一拳轰爆呢,还是一脚踹回去呢。

不远处的吴邪看到一块燃烧的木板直朝小哥砸去,不由得大吼:“小哥!”然后感觉自己体内仿佛有一颗种子发芽了一般,一股力量喷薄而出,他看不见自己的眸子此刻变得犹如深海般靛蓝。

其实,有些事情很早就发生,吴邪这个人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任何人被伤害,甚至为此付出很大代价。

张起灵看着直冲自己而来的木板被一股凭空出现的水流冲走,水流越来越大,变成一股巨浪,奔腾着,直接翻涌着淹了张海客的房间。他抬手画了一个禁制,将整个房子笼盖,避免水直接也将小张哥的房子给淹了。然后奔到吴邪身边,大手一捞,将吴邪扛到自己肩上,纵身一跃,跳出了院子。

10

在山上打猎的张海客和小张哥远远的听到,piu~啪~piu~啪的声音,然后便看到天空上爆炸的烟火。

“那是咱们的院子吧”

“好像是,谁在咱们院里放烟花?”

随后便看见,红色的火光直冲云天,“卧槽,咱院被人给点了,快回去。”

此后在道上又亲眼看到一股巨浪淹了院子,巨浪并没有灭了火,浸泡在水中的房子仍苦苦坚持燃烧,美轮美奂。

不过在逐渐靠近的过程中,发现着的只有一间房。

是张海客的房。

11

张启山,吴老狗等很多人站在院子外,
看着院子里噼里啪啦。等张海客两人到达时,很多人看到他十分幸灾乐祸。

一道,欧不,两道身影从天而降。

张起灵扛着吴邪稳稳落地,走向吴老狗跟前,将吴邪放下,之后站在张启山身后,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其实还是关的。吴邪的蓝眸还没有消失,怯生生地看着自己的爷爷。

吴老狗脸一板,冷声问到:“小邪,是不是你点的炮?”

“不是不是不是,是小哥点的。”小哥表示,是你让我点的。

“是谁整来的红莲业火的火苗?”

“我。”

“谁整来的爆竹?”

“我。”吴邪很委屈的想,在家你们也都不让放,也不让出门,我不在这炸在哪里炸嘛。

“是谁淹的房子?”

“我”,吴邪抬头看了一眼,“爷爷我错了,不过你要往好地方想啊,我和小哥还只烧了一间,没有火烧连营啊!”

可怜的房子还在水中苦苦坚持燃烧。

吴老狗嘴角一抽,脸色更黑了,吴邪看不对果断换了一条大腿。

“张爷爷,爷爷他厉害我,小邪好怕怕呀!”

张启山蹲下抚了抚吴邪的头,“老狗,这事就这么算了吧,烧的是我的房你这么生气干甚,就这样海客你先和小张住一间,我再让下人帮你收拾一间便是。”

“谢谢张爷爷,张爷爷最好了。”

end

小剧场

1胖子与吴邪的共同爱好

胖子:自从听了小天真你的故事后,我发现咱俩为何如此投缘了。

吴邪:为何?还有我头不圆。

胖子:我喜欢搞军火,你喜欢搞烟火,怪不得我这么喜欢你,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吴邪:……

胖子:还有张海客的房子炸的好!鼓掌👏

2论如何弥补海客哥的心里阴影

张海客:你烧了我的房子你得赔偿我。

吴邪:(你侵犯了我的个人肖像权你得赔偿我。)怎么赔,要不我给你打工,咱俩立个字据。

张海客:行,你起草吧。

吴邪:可我这么小还不会写字,也不会签名,要不让我爷爷帮我写?

张海客:……(让你爷爷帮忙写,我是找死吗,吴家人果然都是扮猪吃老虎的货)(`⌒´メ)

PS: @择一城终老 更文了
愿诸君喜欢。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