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一人白首

择城而居,偕人终老

【瓶邪】论烟筒倒了小哥应该干什么

吴邪捂着鼻从屋子里跑出来,咳嗽了几声,看着浓烟呼呼从屋里冒出来,心想:卧槽,这不科学,气压也不低,怎么这烟还换了个方向走,难道它今天还想散散步?

扶着老腰看了看屋里,又看了看没烟宠幸的烟筒,转身到墙根拿梯子,上房!拜访一下罢工的烟筒同志。

当心血来潮的吴邪上房之后,房顶的瓦均表示热烈欢迎天真无邪同志,各位兄弟们鼓掌👏,一阵阵噼里啪啦,吱硌吱嗝,让在房檐上的老吴极没有安全感,难道我这么沉吗?

而事后,吴邪看着倒在一旁的烟筒,心想,我连碰也没碰着,咋就能倒呢 。不过是准备拍拍看看哪儿堵了,结果烟筒很给面子的顺着他拍下去的手,“bang”倒在房顶上,震得吴邪底盘不稳,一屁股坐在房顶上不说,还疑似扭着了腰,吓得差点腿抽筋。

站在田野里耕作的胖子,看到吴邪的那间房冒着浓烟,大吼了声:

“小哥,你看吴邪的房子是不是着了,怎么冒烟呢?”

张起灵听到胖子的话直起腰,扔下手里的农具,朝家里跑去,后面的胖子喊道:“小哥,等等我。”一边把农具收好,看着前面越来越小的张起灵,转身对一旁的大婶说:“大妹子,帮忙看一下。”然后也跑没影了。

张起灵冲进厨房并没有找到吴邪,又上了每个屋挨个寻找,“小哥,天真找到了?”

张起灵摇了摇头,另一边胖子大吼“吴邪”。然后就听到从头顶上传来“Duang,Duang”的声音,吴邪坐在房檐上,“我在这儿呢。”

“我去,天真,你大早上搞什么,烧厨房,上房顶,你知不知道我和小哥刚才多着急?”

“本人必须更正,我大早上什么都没搞,只是烧火做饭,结果发现倒烟才上房的,然后发现烟筒倒了。”

“我去,我和小哥才出去多久你就搞塌了一个烟筒。”

“你们刚回来没看到咱家直插云霄的大烟筒没了吗?还有我认为咱们现在的工作重心不是讨论这个烟筒是谁搞塌的,而是把这个烟筒修好。”

吴邪咳了一下,继续说:“现在,我们分配下任务:胖子,一会儿你去镇上买点砖,钢筋和水泥,顺便看看有没有卖烟筒的,有的话可以买一个,组织一会儿会给你下发资金;我一会儿研究一下怎么把烟筒再修上,把这个老的扔下去烧火……”

“停停停,咱俩都有活干了,那小哥应该干什么,我认为像咱哥一样的人物应该在本次任务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死胖子别打断我,小哥当然有重要的事要办。小哥,过来。”

张起灵走到房檐下,仰头看在房盖上的吴邪,眼神里问着,干嘛。

“瓶仔,快把朕整下去,朕好像腰扭了下不去了。”

end

后续

后来发现吴邪的腰没扭,只是有点拉伤,于是胖子和吴邪一块出去采购,把张起灵留在家里把原来的烟筒全拆了,顺便把房顶上的半截搞下来。

PS:清明快乐,各位大大们。
也谢谢喜欢我文的朋友们,所以各种小红心砸过来吧。
今天天白首不出意外还会再更一篇黑花向哨文《半面妆》,上次承诺给大家的哨向文最晚在这个周六周日也会更的!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