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一人白首

择城而居,偕人终老

【瓶邪】我也不知道起什么名(送给择城的生贺)

庆祝 @择一城终老 在n年前的昨天破壳而出。

以下正文。

0

一通电话打破了本属于夜晚的宁静,清脆的女声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

“谢谢警察叔叔,你们一定要快去,否则我怕他们……”

电话刚落,银铃般的笑声便放肆起来,祝你们有个美好的夜晚。

1

咔哒(开锁声),吱啦(开门声),噼里啪啦(走进房间声)。

吴邪同志一脸懵逼的看着从房间里多出的几个人,然后僵硬的又看了眼坐在旁边张起灵,什么情况?

然后两人眉来眼去,面部狰狞的(并没有)交流着。

“小哥,这穿警服的大叔是来找谁的?”

“……”不知道,不是我。

“那你说的是我喽,我最近也没出去惹事啊。”

“……”张起灵选择闭眼,你还知道你最擅长的就是惹事,我家大邪终于长大了。

吴邪从张起灵面无波澜的脸上硬生生的截取到这一信息,杏眼大睁。蹦起来张嘴就要骂。

然后一洪亮的嗓音阻止了他。“俩大小伙子眉来眼去的干什么呢,把身份证件掏出来。”

张起灵皱了一下眉,起身想干点什么(想一想咱哥简单粗暴的性格,估计是把这几位顺窗户直接扔到楼下去),吴邪悄悄拦住,在他手心里写了几个字。张起灵看了他一眼,明白了他的意思,两个人乖乖的按照命令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

“老张老王,你们把他带到浴室里去。”

浴室里。

水龙头哗哗的放着

吴邪坐在马桶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王大爷和张大爷。

其实在刚才让掏证件时,吴邪就想到了这件事:在刚到达本地区时,顺手拿起的报纸上写着如下大字“本市开始严抓各种嫖娼行为”,估计这几位老大爷是把他们认为成嫖客了吧。

“刚才那个男的叫什么名字”,不知哪位大爷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忽然又一记上心头,放出自己的精神触稍,给警察叔叔们下了一个暗示。

“他叫熊霜落。”张口扯出一句谎话。

同时,坐在床上的张起灵被问了相同问题。哗哗水声对于张大哨兵而言并没有阻挡太多声音,同样也听到吴邪的回答,他稍作迟疑,缓缓说出三个字:

“鹿林空。”

身份证上,名字一栏中清楚地写着:熊霜落,鹿林空。

吴邪和警察一块走出浴室,惊诧看向周围大叔们竟什么也没说,倒是张起灵对他道:“林空,过来。”

竟然猜中了?!硬着头皮走到他身旁,贴到他耳朵处轻轻说:“你怎么知道名字的?”

张起灵罕见的回答了一句:“霜落熊升树,林空鹿饮溪。”

原来张家并不都是文盲。

吴邪炸了眨眼睛,憋出两滴泪来,转身对警察叔叔说:“叔,我知道你刚才想要验证什么。不过,我想说我们并不是那样关系的。

我家和他家以前是邻居,父母也是好朋友,两家爸爸又正好一个姓熊一个姓鹿,于是根据一首古诗给我们起了名,后来我和霜落上了大学,我们父母一块去旅游,结果路上发生了车祸,没有幸存者,前段时间刚给父母下完葬,准备到外地投奔亲戚,路上资金不够,这才租的一间房,您误解我们了。”

不得不说,吴向导行走江湖多年,不仅辨别假话的水准高了,骗人的技术也是越来越纯熟了。

硬生生把警察叔叔说的泪眼盈眶,大爷们看张起灵那张一年四季都摊着的脸,都能看出一股悲伤来。

“不过,我听说隔壁有一个带墨镜的男人搂着个挺漂亮姑娘开房的。”

没错,隔壁是黑花二人。

PS:还有一点小尾巴,等我睡醒再码吧,个别字和词的错误可以提出来,睡醒之后一定改。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