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一人白首

择城而居,偕人终老

【瓶邪哨向】three 1

1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正巧赶上了。       
                              ——张爱玲

那么再次遇见你,是我的荣幸。

……………………………………………………………

中国古代房屋分两种,以地平面为界,地上为宫,地下为陵。

关根深觉自己就在一个陵中。被幽禁在地底深处。

束缚带将他的自由困在这一个小小的房间,一张不大的床。除了每日固定被松绑的时间去做必要的锻炼,解决生理需求,还有……做研究外,都是在这里。

恍惚间,忘记了何时被关在这里,亦忘记如何被关在这里,仿佛被世界所遗忘。

自然也就忘了一件事,自己的精神向导并没有回来。

………………………… …………………………

森林中,张起灵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黑背,那张很蠢的狗脸🐶。又想起一个片段。

——“来来来,小哥你唤唤他。”

——“诶呀,愁死了。小哥啊,你拿东北话叫他,他是听不懂的,普通话也不行,要用长沙话。”

——“你不会长沙话呀,三叔说你在长沙待过呀。算了我教你,小,满,哥。”

哦,他和小满哥长得很像。试探着唤了声“小满哥”,那黑背像是听懂了一样,突然扑上来往他身上蹭。然后用头顶着他,往森林深处走去。

………………………… …………………………

在黑暗里睁眼还是黑暗的感觉并不好,感觉就像在北极或南极的极夜一般,但如果一睁眼明晃晃一片,更不好。

以往的每一日都一样,例行来两个黑衣人,检查他身体的各项指标,然后拿出两管针剂,一管黄色,一管透明,用酒精擦拭他的手臂,然后先注射透明针剂,观察了会儿脑波图。

“没有精神图景坍塌现象。”

又注射了另一罐黄色的液体,对关根轻笑了一句:“祝你有个好梦。”

关根突然睁大眼睛,瞳孔微微放大,身体一下子弹起想要挣脱桎梏,无果。

黑衣人看到他的行为倒也不感意外,若无其事的关灯走人。也就没有看到关根一脸嘲讽和躲在角落里的人,顺便还拽着一条狗。

“你出来吧。”关根瘫软在床上,无力的说。刚才的挣扎还是耗损他太多的体力,闭着眼睛调整着呼吸。

男人向床走来,身旁的狗直接朝关根扑去消失不见。精神向导是不能离向导或哨兵太远的,时间过长或距离过远都会直接影响双方。看来这条黑背是带着向导的求助信号跑来的。他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根荧光棒掰亮,惨淡的冷光照亮了两人的脸。

关根还没有太缓过来,朦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脑海里突然奔涌出无限恨意幻境,精神图景的胀痛感使他稍稍清醒,看见了来的男人身上穿的军装,看了看肩头和胸口,嚯,吉林塔首席哨兵。

“呵,汪家还真是有能耐,吉林塔首席的衣服都能偷到。”在被拖入幻境前关根说出最后一句话之后就被无尽黑暗包裹,沉睡不醒。

张起灵在晦暗的荧光下,看清了躺在床上的那个人,然后破声而出:

“吴邪!”

他又知道不可能,吴邪早在三年前葬送于茫茫雪山。

………………………… …………………………

关根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另一个人的背上,试探着挣扎两下,就看到张起灵转过头来,“别动。”

“现在我们在哪?”关根低声问到,又想到问他也没有用,于是自己放出精神触稍,在这片巨大的地下陵墓中,寻找着。

“你能带我去一个地方吗?”他必须要到那个房间,拿到他想要的。

………………………… …………………………
关根匆匆忙忙关上门, 在密密麻麻的各种文件寻找,关根扶着书架一本本浏览,然后拿出自己需要的,又到监控室拿U盘拷贝下所有他被关着,受刑的录像。

走到张起灵面前“sir,你的目的是什么呢?我可不认为吉林塔首席会这么有空,亲自来救一个向导?”

疑点太多,向导虽然重要,但也没重要到这种程度,要救,白塔早派人了,现在来,倒更让人相信是一个骗局。

“吴邪……”张起灵皱了皱眉。

关根像是收到什么震惊一样,突然转身,看了好几眼,又用精神触稍过了好几遍,发现没有人才平静下来,大口的喘着气。

“老兄,没必要这么骗人吧,吓唬人也不带这样的。我身后可没人。”显然向导和哨兵的思维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哨兵这时倒不说话了,只是低头在想什么。

“咱们做笔合理的交易,精神结合如何,我需要对我的安全拿到最大保障,待我安全后,再解开便是,如果你要对我有危险也保证不会动我的不是。何况,我感觉这笔交易你赚的多,你都这么大了,塔里应该早给你找了吧,可惜你现在还是一个人,相容度太窄了,找不着了吧。”

“不如,咱俩试试。”关根试探着伸出一根精神触稍,向张起灵的精神屏障贴去,出乎意料的是,另一头精神触稍迅速伸出紧紧缠住关根的精神触稍。

“看来虽然我们性格不合了些,信息素还是很配的。那么合作愉快。等我回到白塔时,再解开喽。”

张起灵在长长的通道中飞奔,背上的关根指导着(关根:看看我是一个多么靠谱的GPS。

张起灵:……我觉得他的言语里充满对我的讽刺。)

PS:真的对不起,说好给大家的哨向文隔了一个月才发出来,白首拿手机码字实在是太慢了,让那些想看文的太太们久等了。

今天是我生日,所以能不能多给一点小红心。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