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一人白首

择城而居,偕人终老

【瓶邪哨向】three 2

白首仔细看了一下,把three 1改了一下。
把原文的最后一段:

档案室。

密密麻麻的各种文件,关根扶着书架一本本浏览,然后拿出自己需要的,又到监控室拿U盘拷贝下所有他被关着,受刑的录像,然后对张起灵说:“快走!”

张起灵在长长的通道中飞奔,背上的关根指导着(关根:看看我是一个多么靠谱的GPS。
张起灵:……我觉得他的言语里充满对我的讽刺。)

改成了下面的:

关根匆匆忙忙关上门, 在密密麻麻的各种文件寻找,关根扶着书架一本本浏览,然后拿出自己需要的,又到监控室拿U盘拷贝下所有他被关着,受刑的录像。

走到张起灵面前“sir,你的目的是什么呢?我可不认为吉林塔首席会这么有空,亲自来救一个向导?”

疑点太多,向导虽然重要,但也没重要到这种程度,要救,白塔早派人了,现在来,倒更让人相信是一个骗局。

“吴邪……”张起灵皱了皱眉。

关根像是收到什么震惊一样,突然转身,看了好几眼,又用精神触稍过了好几遍,发现没有人才平静下来,大口的喘着气。

“老兄,没必要这么骗人吧,吓唬人也不带这样的。我身后可没人。”显然向导和哨兵的思维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哨兵这时倒不说话了,只是低头在想什么。

“咱们做笔合理的交易,精神结合如何,我需要对我的安全拿到最大保障,待我安全后,再解开便是,如果你要对我有危险也保证不会动我的不是。何况,我感觉这笔交易你赚的多,你都这么大了,塔里应该早给你找了吧,可惜你现在还是一个人,相容度太窄了,找不着了吧。”

“不如,咱俩试试。”关根试探着伸出一根精神触稍,向张起灵的精神屏障贴去,出乎意料的是,另一头精神触稍迅速伸出紧紧缠住关根的精神触稍。

“看来虽然我们性格不合了些,信息素还是很配的。那么合作愉快。等我回到白塔时,再解开喽。”

张起灵在长长的通道中飞奔,背上的关根指导着(关根:看看我是一个多么靠谱的GPS。

张起灵:……我觉得他的言语里充满对我的讽刺。)

three1也改了,可以接上文看看通不通顺,不行我接着改。

会不会觉得进展太快,其实老关认为暂时结合张起灵不会对他做什么,毕竟哨兵对自己的向导都有很大的保护欲,已结合哨向是不可能伤害自己的另一半的。


…………………………


2

关根转醒时,阳光穿过黑布照到眼底,被敷在黑布下的眼睛眨了眨,才意识到:这个闷油瓶真贴心。

他关在地下这么长时间,眼睛是不能见强光的,会被灼伤,他自己都忘了这码事,哨兵居然还记得。

这样,有个哨兵,到也不错。

不过,他的哨兵现在去哪了?

关根并没有着急去找人,而是原地找了棵树靠在树干上,安心的坐在阴凉下,等人来找他,以他现在这个状态出去在森林里浪,简直找死。于是打了个哈欠,准备再睡一觉。

“呆呆呆 呆呆呆 呆呆 呆呆 呆 呆 呆呆呆呆呆 呆 呆……”

原本较为安静的林子里,不知何处传来不知名生物的“悠扬的歌声”,婉转悦耳,余音绕树,掷地有声,气势雄壮,此曲只应天上有……才怪呀。

关根在树下表示不能接受,“小满哥,咬死他!”小满哥从空中跳出,落到关根身侧,顺着关根手指的方向冲了出去。

其实如果他只是一直“呆呆呆”的话,关根倒是能接受,只不过此人“呆呆”出了节奏,抑扬顿挫,难听到关根这个理科生根本接受不了。

很快林子又恢复了原来的安静,关根坐在树下伴随着和煦的风逐渐要睡着了。

“汪!汪汪!”“靠,你敢咬我,我告诉你我长这么大,只被姓吴家的狗咬过!”

关根被突然而至的声音惊醒,一下子跳起来,不过限于身体的情况,外人看只是上下抖了一下。他扶着树站起,朝声音的地方移动。

而在林子另一头张起灵也听到了,快速向这边跑来。

关根站定,看着小满哥被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骑在身上,小满哥的牙还在黑眼镜的胳膊里。

“那么,从今天开始,除了姓吴家的狗,再记一只关家的狗。”

黑瞎子正准备狠狠教训一下这只咬他的蠢黑背,然后感觉有人靠近,就听见了
这句气人的话,立刻抬头一看,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眼睛覆着一条黑布,穿着一身病号服……

“张海客?你不是张海客,你是谁?”黑瞎子从小满哥身上起来,走到关根跟前,挑起他的下巴,长得很像啊。“还是个向导,张海客是个哨兵。”

关根觉得自己被一个疯子当成大熊猫,仔细研究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整个人往后退一步,挣脱开黑眼镜的手,一拳招呼到黑眼睛的脸上。

当然打不到,黑瞎子微微一偏身子,就躲开了,然后拽住关根的手一把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用胳膊勒住关根的脖子。

小满哥早就自己窜进了精神图景,哪里会出来,那他关根就只有被勒死在这的可能性了,不过他典型忘了一个人,他的哨兵。

黑瞎子从关根身上的病号服上发现了些不得了的东西,(并没有),一个大写的花式“W”,把关根的脖子嘞得更死了。

“哦,原来是汪家的啊,我说呢……”黑瞎子眨了眨眼,伸两根精神触稍摸摸,“哑巴来了,不如把你给他处置吧。”

关根虽不知他嘴中的“哑巴”是谁,不过也突然想起他新找的便宜哨兵要来了。

于是两人都一脸期待得等着张起灵的到来。

造成了张首席一来就看到了两双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他愣了一下,有点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三个人同时开口说,却被关根抢了先:“首席,你就看着你的向导被别人搂在怀里?嗯?”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蕴含着巨大的信息量。让黑瞎子呆愣了一下,而关根就趁这个空挡,一脸深痛恶觉的狠狠踩了黑瞎子的脚,头猛地往后一仰,挣脱了黑瞎子的束缚,转身伸出两根手指要戳他的眼睛,不过看到墨镜后,又将手收回,退到张起灵后面。

黑瞎子捂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的看着关根“哑巴你速度够快的呀,我才几个小时没见着你,这么快就勾搭上向导了,怪不得我刚才觉得有股熟悉的味道——我还以为你一辈子也碰不上向导了呢?”

张起灵轻轻点了一下头,把他身后的向导拉到怀里。

“你来找我我干什么?作为吉林塔首席我不认为你这么有时间啊?”

“嗯,我来看看你死没死。”

“我去,哑巴你跟谁学的,外界传我死了?”

张首席歪了歪头,“解雨臣被你徒弟软禁在北京塔里了。”

“苏万这小子要造反,不跟你说了定好飞机了吗,我现在就回去”

“……”张起灵把关根用公主抱抱起,和黑瞎子一块向林子外走去。

……………………………………

待到关根再醒来时,是在一辆车上。

不再像白天时关根可以靠钻进来的阳光隐隐约约看清东西,碍人的小黑布成功的遮住了关根的视觉,“应该是天黑了。”他在心里默念,然后把布条扯了下来。

车窗外漫天星辰,银河若隐若现,两侧的树木飞速倒退才告诉着关根车在行驶。很久都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天空了,关根默默的在心里想。

然而,事实是很多人都很久没见过这样的天空了,随着人类的科学技术发展,伴随而来的是无数污染。关根仔细想了想,他在白塔三年,星星从未见过,每个月都是数有几个蓝天的。

那么上次见到这样的天空是什么时候呢?

好像是很小的时候,坐在一个房子前的台阶上,数星星的,是什么房子?好像是一个嗣堂……“嘶——”果然脑子没好前不适合想事情,容易头疼。

身旁出现布料摩擦的声音,关根转头一看,赫然就是他新收的哨兵——名副其实的闷油瓶,还没有烧饼看着吸引人。闷油瓶此刻正看着他,“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一点头疼。我把你吵醒了吗?”关根面上一副关切,实则心里小人早就闹翻了天,我去,这睡觉也太轻了吧。然后又突然想起一件事,

“之前太忙碌只顾逃命了,还没有好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关根,白塔毕业生,A+级向导,多多关照。”

“张起灵。”哨兵的回答满足他高冷的人设。不过关根亲眼所见,哨兵在听他说介绍时,眼睛里仿佛装着星辰大海,在听到关根时瞬间黯淡无光,仿佛在期待什么。

“张起灵?你真是吉林塔首席?那我们现在要去哪?为什么要乘车,而不是和那黑眼镜一样by plane呢?”

“嗯,去吉林塔,不想被人发现了。”

汗😓,“那到了叫醒我。”看了眼窗外的星辰,“准我在星辉斑斓里放歌吗?晚安。”然后翻了个身,接着睡觉。

PS:521快乐各位亲们,实在太困了明早再发点备注吧,晚安。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