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一人白首

择城而居,偕人终老

【瓶邪】城(短篇 完结 he)

1

“我曾讨厌带纽扣的衣服,因为只要我第一颗纽扣系错了,接下来的每一个纽扣都会系错,可是,我只有在最后才能知道,原来我错的如此离谱,所有的纽扣都要重系一遍。”

可是谁会给我们机会重新来过啊,从系下第一颗纽扣开始就已注定了结局。

2

如果张起灵是一座城,那吴邪认为他是一座很小的城,小到只能容下他自己和一个他。

2003年2月1日。

吴邪初见张起灵时是在三叔家楼下,他为龙脊背开着小破金杯匆忙赶来,正巧撞在他身上,吴邪匆忙间往后退正巧不小心又踩上块石头,身体一晃,向后仰去,吴邪一看不对拼命挥手让自己不要倒栽葱过去,然后张起灵便看到吴邪的身体弯一个十分惊人的弧线,随后重心不稳向自己扑来。

吴邪看自己眼看又就要摔了个狗吃屎,双手乱抓……

抓……,抓住了什么?吴邪顺着手上抓着的布料往上看,自己抓的是,是一个男人的裤子,而裤子的主人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他好像扒了人家的裤子!吴邪讪笑着起来,一边默默如壮士割腕般地把裤子给人家提回去,一边无视张起灵的目光,干完后,

落荒而逃。

某处的城门大开,将吴邪拖拉进去,然后默默地又关上了。

3

2003年2月1日——大金牙带着战国帛书找到吴邪,吴邪的盗墓之旅拉开序幕。

2003年2月——七星鲁王宫。

2003年3月——西沙海底墓。

2003年冬——云顶天宫。

2004年5月——蛇沼鬼城。

2004年8月——阴山古楼。

2004年A月——铁三角大闹新月饭店。

2004年B月——邛笼石影。

2004年C月——吴邪胖子深入张家古楼,救出闷油瓶。

4

欧,如果你一年四次见到一位长得不错的帅哥,且初见时便扒了人家的裤子,不到一个月后又见到这位仁兄,在海里时与这位闷油瓶还有一个胖子坦诚相见,与他的每一次相见,在斗里都是鸡飞狗跳,出生入死,好生热闹。

然后在次年被几个录像带唬去了青海,路上闷美人大爆字数给了暴击眩晕了好久没有缓过来,最后蛇里来泥里去,回来时不仅把三叔一伙人搞丢了,还拖了个格盘后的闷油瓶,不,现在退化成拖油瓶了。

和胖子玩起了伺候大瓶。然后换了个广西的贫苦小山村,折腾闷美人的最后一个地上的房产,又发现一个他家里人给他留的水里的房子,把他们三个全坑到了石头里,出来后又玩了一场大闹天宫,偷了人家东西窜逃。

最后,去张起灵的老家,把他家的斗给盗了,同时与胖子带出了闷美人。

听起来挺像一场现代版耽美倒追的戏。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5

当吴邪给面前的这个面瘫下了“闷油瓶”这个定义时,开始注意这个男人时,就已经铺垫下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不得不说这瓶不仅颜高,还会各种斗里技能,实是倒斗必备。当吴邪看到张起灵的易容,缩骨,腿拧海猴子头(其实当时还有如下想法:这精壮的腰身,简直让人欲罢不能。【我说这是老张故意秀的你信么】)以及代替胖子开船。

而当大邪后知后觉的发现张起灵对自己的感情时,还是在“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可惜那时他以被包裹在城墙之中,没有退路。

“胖子,小哥疑似对我表了白。”

“天真,真不是我说啥,小哥对你的情意,是个人都看出来了,何况我看你也对小哥有意思么。你自己神经那么粗,不会才发现吧”

“……”我能说是吗?

6

接下来的一切就顺理成章,格了盘的某瓶与大邪的生活也还算美好。

而自从张家楼一游后,就都不太好了。

2005年立秋后。

雪山上,两个黑点正缓慢前进。

吴邪看着自己身前的张起灵,却不自觉的想到一句话来:

一望可相见,一步隔重城,所望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7

吴邪坐在温泉边,独自生着闷气,什么嘛,一声不吭把我拉进你的城里,现在又一声不吭的把我踹出去,把我当成什么了?

扔了两块石头感觉不对,“张起灵我TM告诉你全世界都是老子的城,你以为你躲在一个东北的山沟沟的地下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惹了我就要对我负责”然后感觉自己很二缺,长叹了一口气坐下。

吴邪的城很大,他拥有全世界,可城里只想装张起灵的那座小城。

他只有你,而你拥有全世界。

所以你是他的全世界。

PS:老吴生日快乐, @择一城终老 ,愿诸君喜欢。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