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一人白首

择城而居,偕人终老

【黑花】半面妆「上(0~1)」向哨,短篇,he

0

解雨臣坐在梳妆台前,拿颜料细细涂满整张脸,拿起一旁的毛笔蘸了些油彩往脸上一笔一划的涂抹,暖色调的灯光下,解雨臣这一张花花绿绿的脸倒也生出一股妖冶的美丽来。

不管别人是怎么看的,反正坐在一旁的黑瞎子是感觉,自己找的一个貌若天仙的哨兵老婆简直太值了。

“花爷,让瞎子来画两笔呗。”黑瞎子饶有兴趣的看着解雨臣的脸。

“滚!你给我画走形了怎么办,到时候我可不想洗了重画。”洗掉油彩是一份很麻烦的活,各种卸妆水往脸上糊,实在麻烦。

于是,解雨臣回头阴森森地瞟他一眼,想动老子的脸,没门。

1

解雨臣站在北京塔首席哨兵的办公室里的阳台上,一只手扶着栏杆,漫不经心地望着下面在训练场操练的哨兵,另一只手端着一杯茶,倒也不介意茶有些凉了。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随后不等他答应,那人便急匆匆进来了,随后苏万也没打招呼,大步一迈,匆匆忙忙赶来。

不过,已经晚了。

先进来的人,解雨臣是认识的,因为也总来他的办公室,后勤部的一个小分支,被塔里人戏称“报丧部”,所有因出任务或各种意外伤亡的哨向,都是由这个部门处理各项后续事务,例如,通知亲属,死后抚恤,安排墓地或管理骨灰……

总之,是个遭人骂的部门,而当他来时,就说明这个遭人骂已经上升到一定的水平,超出平常“报丧部”承受的标准,这时候,他,就来了……

“首席,最新从负责‘盲冢’计划那里的人得到消息,昨日在‘盲冢’发生地震,导致该地区完全塌陷,而后周边发生山体滑坡,将‘盲冢’完全覆盖在地下,但前去的研究人员还没有从里面出来……”

“‘盲冢’ 是有张家的印鉴的的地方?”通常有张家的印鉴的地方应该是极度危险,不可进入的记号。
张家人可能尝试下去,甚至不止一次,但最后都失败了。这种记号,很可能意味着张家人都没有回来。“没有北京塔的人吧,没有你跟我说什么,北京塔这堆破事都快愁死我了,我还管张家出什么事?” “吉林塔专门负责这个计划的人刚刚传来信息,齐向也参加了这个计划,‘盲冢’坍塌时,齐向就在里面。”

“黑瞎子?”解雨臣破声问道。手紧抓着栏杆。

“首席,您的向导已经确认无生还可能,吉林塔已经在准备挖掘……”

苏万破门而入,打断了他的话:“住嘴!”

确实晚了。

解雨臣脸上的表情依然镇定,但身体在微微颤抖,肉眼可见,被他紧抓的栏杆已经深深凹陷,严重变形,另一只手中的茶随着身体颤抖而溅落,与眼泪一起跌落在地。

吧嗒。

吧嗒。

“师娘,你太累了,睡一觉吧。”

然后便是昏天暗地的黑暗,浓浓的包裹住他。

PS:下我会尽量快点码出来,可能得稍稍等一段时间。

下集预告:2“霍苏政变”
于是由北京塔次席霍秀秀和苏万引发的这次篡权的行为,史称霍苏政变。

3半面妆
“瞎子,我还给你留了半面妆。”

评论(3)

热度(12)